<video id="t7flz"></video><font id="t7flz"><dl id="t7flz"></dl></font>
<video id="t7flz"></video>
<dl id="t7flz"></dl>
<video id="t7flz"></video>
<video id="t7flz"></video>
<dl id="t7flz"></dl>
<dl id="t7flz"><output id="t7flz"><font id="t7flz"></font></output></dl> <dl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dl>
<video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video>
<video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video>
<dl id="t7flz"><delect id="t7flz"><font id="t7flz"></font></delect></dl>
<video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video>
<dl id="t7flz"></dl>
<dl id="t7flz"></dl>
<dl id="t7flz"><delect id="t7flz"><meter id="t7flz"></meter></delect></dl>
<dl id="t7flz"></dl>
<video id="t7flz"></video><output id="t7flz"></output>
<dl id="t7flz"></dl>

現代性的后果

出版時間:2011-2  出版社:譯林出版社  作者:安東尼·吉登斯  頁數:155  譯者:田禾 譯,黃平 校  
Tag標簽:無  

內容概要

  本書對于現代性的本質及其與傳統社會形式的特殊關系提供了一種新的、相當吸引人的視角。吉登斯以一種杰出的方式,吸引了自古典社會學家以來的社會思想傳統,并且讓不同的理論家們作為對手相互競爭,從而確立自己的觀點。他的理論不僅建立在整個傳統之上,而且建立在自己的早期著作之上?! ?/pre>

作者簡介

  安東尼·吉登斯,戰后英國最重要的社會學家之一,1938年出生于北倫敦的埃德蒙頓,1976年獲劍橋大學博士學位,先后任教于萊切斯特大學、西蒙·弗雷澤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劍橋大學,1997年起任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院長。吉登斯一直處于當代社會學理論與實踐的發展前沿,他的著作綜括了近三十年來的社會政治變革,尤以構成理論和“第三條道路”的學說為全球學界所矚目。他還是布萊爾政府的重要智囊之一。他的主要著作還有:《社會學》(1982),《社會的構成》(1984),《民族國家與暴力》(1985),《超越左與右》(1994),《第三條道路》(1998)?!           ?/pre>

書籍目錄

第一部分
導言
現代性的斷裂
安全與危險,信任與風險
社會學與現代性
現代性,時間與空間
脫域
信任
現代性的反思性
現代性,還是后現代性?
本章概要
第二部分
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
現代性的全球化
兩種理論觀點
全球化的維度
第三部分
信任與現代性
抽象體系中的信任
信任與專業知識
信任與本體性安全
前現代與現代
第四部分
抽象體系與親密關系的轉變
信任與個人關系
信任與個人認同
現代世界中的風險與危險
風險與本體性安全
適應性反應
現代性的現象學
日常生活中的脫技能化與再技能化
對后現代性的異議
第五部分
駕馭猛獸
烏托邦的現實主義
未來導向:社會運動的作用
后現代性
第六部分
現代性是一個西方化的工程嗎?
結語

章節摘錄

  在傳統文化中,過去受到特別尊重,符號極具價值,因為它們包含著世世代代的經驗并使之永生不朽。傳統是一種將對行動的反思監測與社區的時一空組織融為一體的模式,它是駕馭時間與空間的手段,它可以把任何一種特殊的行為和經驗嵌入過去、現在和將來的延續之中,而過去、現在和將來本身,就是由反復進行的社會實踐所建構起來的。傳統并不完全是靜態的,因為它必然要被從上一時代繼承文化遺產的每一新生代加以再創造。在處于一種特定環境時,傳統甚至不會抗拒變遷,這種環境幾乎沒有將時間和空間分離開來的標志,通過這些標志,變遷具有了任何一種富有意義的形式?! ≡诟鞣N口述文化中,人們并不這樣去看待傳統,盡管這些文化實際上是所有文化中最富有傳統意味的。為了把傳統理解為與組織起來的行動和經驗模式不同的東西,就要求人們割裂時  間和空間,而這只有在發明了書寫文字以后才有可能。書寫文字擴展了時一空伸延的范圍,產生出一種關于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思維模式,根據這種模式,對知識的反思性轉換從既定的傳統中分離了出來。然而,在前現代文明中,反思在很大程度上仍然被限制為重新解釋和闡明傳統,以至于在時間領域中,“過去”的方面比“未來”更為重要。此外,因為識字只是少數人的特權,日常生活的周期化仍然是與原來意義上的傳統聯系在一起的?! ‰S著現代性的出現,反思具有了不同的特征。它被引入系統的再生產的每一基礎之內,致使思想和行動總是處在連續不斷地彼此相互反映的過程之中。如果不是“以前如此”正好與(人們根據新獲知識發現的)“本當如此”在原則上相吻合,則日常生活的周而復始與過去就不會有什么內在的聯系。僅僅因為一種實踐具有傳統的性質就認可它是不夠的。傳統,只有用并  非以傳統證實的知識來說明的時候,才能夠被證明是合理的。這就意味著,甚至在現代社會中最現代化的東西里面,傳統與習慣的惰性結合在一起,還在繼續扮演著某種角色。但是,傳統的這種角色,并不如那些關注當代世界中傳統與現代整合的論者們所設想的那般重要。因為,所謂已被證明為合理的傳統,實際上已經是一種具有虛假外表的傳統,它只有從對現代性的反思中才能得到認同?! ΜF代社會生活的反思存在于這樣的事實之中,即:社會實踐總是不斷地受到關于這些實踐本身的新認識的檢驗和改造,從而在結構上不斷改變著自己的特征。我們必須明白上述這種  反思現象的性質。所有的社會生活形式,部分地正是由它的行為者們對社會生活的知識構成的。知道了(在維特根斯坦所闡明的意義上)“如何繼續行動”這一點,對人類行動所繼承并加以  再造的習俗來說,具有本源的意義。在所有的文化中,由于不斷展現的新發現,社會實踐日復一日地變化著,并且這些新發現又不斷地返還到社會實踐之中。但是,只是在現代性的時代,習俗才能被如此嚴重地受到改變,由此才能(在原則上)應用于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包括技術上對物質世界的干預。人們常說現代性以對新事物的欲求為標志,但這種說法并不完全準確?,F代性的特征并不是為新事物而接受新事物,而是對整個反思性的認定,這當然也包括對反思性自身的反思?! ∫苍S只是到了二十世紀后半期的今天,我們才剛剛開始全面地意識到這種前景是多么地不確定。當理性的欲求替代了傳統的欲求時,它們似乎提供了某種比先前的教條更具有確定性的知識。但是,只有我們無視現代性的反思性實際上破壞著獲取某種確定性知識的理性,上述這種觀點才顯得具有說服力?,F代性,是在人們反思性地運用知識的過程中(并通過這一過程)被建構起來的,而所謂必然性知識實際上只不過是一種誤解罷了。在這個完全通過反思性地運用知識而建構起來的世界中,我們似乎置身其外。但是同時,我們卻永遠也不敢肯定,在這樣一個世界上,這些知識的任何一種特定要素不會被修正?! ∩踔聊切┳顖远ǖ睾葱l科學必然性學說的哲學家,也都承認這一點。如卡爾,波普爾就說過:“所有的科學都建立在流沙之上?!卑凑湛茖W的觀點,沒有什么東西是確定的,也沒有什  么東西能夠被證明,盡管科學一直盡力地在提供我們所渴求的關于這個世界的最可靠的信息。在不容懷疑的科學的心臟地帶,現代性自由地漂移著?! ≡诂F代性的條件下,再沒有什么知識仍是“原來”意義上的知識了,在“原來”的意義上,“知道”就是能確定。這一點同樣適用于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然而,拿社會科學的例子來說,它對問題的考慮會更加深入。就此而言,應該回憶一下前面對社會學的反思部分所作的論述?! ≡谏鐣茖W中,所有建立在經驗之上的知識的不穩定特征,我們必須加上“破壞性”的標簽,而“破壞性”的根源在于:社會科學的論斷都要重新進入到它所分析的情境中去。社會科學是對這種反思性的形式化(專業知識的一種特殊類型),而這種反思對作為整體的現代性的反思性來說,又具有根本的意義?! ∮捎趩⒚蛇\動和崇尚理性之間的密切關系,人們通常認為,自然科學在把現代觀念與過去的精神狀態區別開來方面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即使那些偏愛闡釋型社會學而非科學型社會  學的人,也常常承認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之間有著一點聯系(尤其是科學發現所引起的大規模的技術發展)。但是,社會科學實際上比自然科學更深地蘊含在現代性之中,因為對社會實踐的不斷修正的依據,恰恰是關于這些實踐的知識,而這正是現代制度的關鍵所在?!   〕橄髣趧恿Φ陌l展也構筑了資本主義、工業主義和不斷變化的對暴力手段的控制之間的一個主要連接點。為了分析這一現象,可、以再一次用上馬克思的有價值論述,盡管他自己并沒有沿著這個方向明確地展開。在前現代國家,階級體系很少完全是經濟的:在某些情況下,剝削性質的階級關系通過使用或威脅使用暴力而得以維持。統治階級能夠通過直接掌握暴力工具而調用這樣的武力,其過去常常就是武士階層。隨著資本主義的產生,階級統治的性質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資本主義性質的勞動合同(一種新產生的階級體系的關節點)包括了對抽象  勞動的雇傭,其表現為一種對工作周(強迫勞動)或產品(雜稅或以實物支付的稅收)的一種均衡,而不是對“整個人身”的奴役(即不是確立奴隸身份)。資本主義性質的勞動契約并不依賴于直接擁有暴力工具,雇傭勞動名義上是自由的。因而,階級關系是被直接內化于資本主義生產的范圍中的,而并非一種公開的、需要有暴力來直接支撐的關系。這一過程歷史地與以國家之手對暴力工具的壟斷性控制一同出現。暴力,正如其表現出來的那樣,被“逐出”了勞動契約,并被集中到了國家權威之中?! ∪绻f資本主義是促進現代性制度加速發展與擴張的重要制度性因素之一,那么另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民族國家。不論國家的利益和資本主義的繁榮有時是多么地一致,民族國家和民族國家體系并不能由資本主義企業的興起來解釋。后封建王國和公國松散分布的秩序和使歐洲區別于中央集權制農業帝國的原則,通過這些大量的突發性事件,民族國家體系便鑄成了?,F在正在向全世界擴張的現代性制度最初是一種西方特有的現象,并且受到上面提及的所有四個制度性維度的影響。民族國家在集中行政權力方面遠比傳統國家所能做到的更為有效,所以,即使相當小的民族國家,也都在動員社會和經濟資源方面具有超過前現代體系的能力。資本主義生產,特別是在它與工業主義交匯之后,在積累經濟財富和增強軍事力量方面產生了一個巨大的飛躍。所有這些面的結合使西方的擴張看起來是不可抗拒的?! ≡谒羞@些制度性的維度后面,存在著前面所分析過的現代性動力論的三種來源:時一空伸延,脫域機制和反思特性。它們本身并不是制度類型,而是前面的段落里提及的歷史性變革的有利條件。沒有這些條件,現代性從傳統秩序中分離開來的過程就不可能如此激進,如此迅速,并橫跨如此廣闊的世界舞臺。它們既包含著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但同時也受到它們的制約?! ‖F代性的全球化  現代性正在內在地經歷著全球化的過程,這在現代制度的大多數基本特性方面,特別是在這些制度的脫域與反思方面,表現得很明顯。但是全球化的精確定義是什么,我們怎樣才能更  好地概括這一現象?這里將較為詳盡地討論這些問題,因為即便是今天,全球化過程的重要性,也幾乎比不上社會學文獻中對這一概念所展開的種種討論。讓我們從回憶前面提到的一些要  點開始。社會學家們對“社會”觀念(在這里指一個以疆域為界的體系)的過度依賴,應該為這樣一個起點所替代,它集中關注于分析時一空伸延的難題:社會生活是怎樣跨越時間和空間的。時一空伸延的概念框架把我們的注意力引向這樣一個復雜的關系:現場卷入(共同在場的環境)與跨距離的互動(在場和缺場的連接)之間的關聯。在現代,時一空伸延的水平比任何一個前現代時期都要高得多,發生在此地和異地的社會形式和事件之間的關系都相應地“延伸開來”。不同的社會情境或不同的地域之間的連接方式,成了跨越作為整體的地表的全球性網絡,就此而論,全球化本質上是指這個延伸過程?! ∫虼?,全球化可以被定義為:世界范圍內的社會關系的強化,這種關系以這樣一種方式將彼此相距遙遠的地域連接起來,即此地所發生的事件可能是由許多英里以外的異地事件而引起,反之亦然。這是一個辯證的過程,因為有這種可能,即此地發生的樁樁事件卻朝著引發它們的相距遙遠的關系的相反方向發展。地域性變革與跨越時一空的社會聯系的橫向延伸一樣,都恰好是全球化的組成部分。因此,今天無論是誰,無論在世界的什么地方研究社區問題,他都會意識到,發生于本地社區里的某件事情,很可能會受到那些與此社區本身相距甚遠的因素(如世界貨幣和商品市場)的影響。其結果并不必然是在相同方向上的一系列變遷,相反,甚至通常是彼此相反的趨向。通過一個復雜的全球性經濟網絡的作用,新加坡一個城市區域的日益繁榮可能與匹茲堡附近的一個社區的貧困相關,后者的產品在國際市場缺乏競爭力?! ≡谀軌蛱峁┏鰜淼闹T多例子中,另一個例子則是歐洲和其他地方興起的地方民族主義。全球化社會關系的發展,既有可能削弱與民族國家(或者是國家)相關的民族感情的某些方面,也有可能增強更為地方化的民族主義情緒。在全球化進程加速進行的條件下,民族國家變得“對生活的大問題來說太小,對生活的小問題來說又太大”。與此同時,當社會關系橫向延伸并成為全球化過程的一部分時,我們又看到地方自治與地區文化認同性的壓力日益增強的勢頭?!   ‖F今全球所有危險中,核戰爭顯然是潛在的最直接和最可怕的危險。自八十年代初以來,人們承認,即使是非常有限的核戰爭也會給氣候和環境帶來相當嚴重的影響。少量核彈頭的爆炸都可能對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這種破壞還會威脅到所有高級動物物種的生存。據計算,“核冬”(nuclearwiter)的產生,僅需要五百至兩千個核彈頭,而這還不到所有核武器國家擁有核彈頭總數的百分之十,甚至也低于五十年代擁有的核武器數目。④這種局面將完全證明后面這個斷言的正確性:在這樣的環境中,再也沒有什么“旁觀者”,參戰者和那些沒有卷入戰爭的人都會深受其害?!  ?/pre>

媒體關注與評論

  導言  在本書中,我將按文化與認識論研究的筆調,對現代性作出一種制度性的分析。這么做與目前 的大多數討論具有實質性的區別,那些討論將這些側重點倒置了。何為現代性,首先,我們不妨大致簡要地說:現代性指社會生活或組織模式,大約十七世紀出現在歐洲,并且在后來的歲月里,程度不同地在世界范圍內產生著影響。這將現代性與一個時間段和一個最初的地理位置聯系起來,但是到目前為止,它的那些主要特性卻還仍然在黑箱之中藏而不露?! ≡诙兰o末的今天,許多人都已經意識到,我們正站在新世紀的門檻前,社會科學必須對這個即將到來的新時代作出自己的回應,這個新時代本身正引導我們超越現代性。如今,術語令人目眩的多樣性與這種時代轉變有關,某些這類術語(如“信息社會”或“消費社會”)明顯地與一種新的社會體系之出現相關聯,但是大多數這類術語,諸如“后現代性”、“后現代主義”、“后工業社會”、“后資本主義”,等等,更確切地說實際上是表明了即將終結之前的事物所處的先前狀態。有關這些現象的部分討論主要集中在制度轉(institutional transformation)上,特別是那些認為我們正在從建立在物質產品生產基礎上的社會體系向主要地與信息相關的社會體系轉變的討論,更是如此。然而,一般地說,這些爭論更關注的是哲學和認識論的問題。這也是利奧塔頗具特色的視角,是他首先使后現代性概念變得如此著名。正如他所指出,后現代性意在表明對以認識論為基礎,以及由人類物質進步中的信念的一種背離。由于揚棄了“宏大敘事”(即借助于貫穿始終的“故事主線”,我們被置身在具有確定的過去和可預見的未來的歷史之中),后現代性的條件才得以確立下來。后代視角看到了對知識的異質要求之多樣性,這樣一來,科學不再享有特權地位了?! 麏W塔表述的這種觀點的一種典型的回應是試圖表明,一種首尾一致的認識論是可能存在的,并且,人們能夠獲得關于社會生活和社會發展模式的普遍性知識。但是,本書將采取的是另一種路徑。我將說明,我們對于自身的迷惘(即認為關于社會組織的系統性知識是不可能獲取的),主要是源于這樣一種感受: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被大量我們還無法完全理解的事件糾纏著,這些事件基本上都還處在我們的控制之外。為了分析這種狀況是怎樣形成的,僅僅發明一些諸如后現代性和其他新術語是不夠的;相反,我們必須重新審視現代性本身的特征。而到目前為止,由于這樣或那樣的具體原因,在整個社會科學中,人們對現代性的理解仍然極為膚淺。我們實際上并沒有邁進一個所謂的后現代性時期,而是正在進入這樣一個階段,在其中現代性的后果比從前任何一個時期都更加劇烈化更加普遍化了。在現代性背后,我以為,我們能夠觀察到一種嶄新的不同于過去的秩序之輪廓,這就是“后現代”(pst—modem),但它與目前許多人所說的“后現代性”(pst—modernity)大相徑庭?! ∥乙岢龅恼擖c具有自己的出發點,我在其他地方將其稱之為關于現代社會發展的“斷裂論的”(discontinuist)解釋。我所說的斷裂,是指現代的社會制度在某些方面是獨一無二的,其在形式上異于所有類型的傳統秩序。我認為,理解斷裂的性質,是我們分析現代性究竟是什么,并診斷今天它對我們產生的種種后果的必不可少的開端?! δ承┰谏鐣W中占統治地位的立足點,比如與研究現代社會生活緊密相關的原則,我也將作扼要的批判性探討。在它們的文化和認識論取向前提下,關于現代性和后現代性的討論,  基本上沒有正視存在于已確立的社會學立場中的諸多缺陷。然而,誠如我所指出的那樣,關系制度性分析的解釋卻必須去正視它們?! ∫陨鲜鲞@些觀察作為起點,在本書的大多數篇幅中,我將對現代性以及可能會出現在本時代彼岸的后現代秩序的性質,作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描述。

編輯推薦

  這本書可以說是一部優秀的從新的視角來研究現代性的專著,作者獨到的分析令人信服。當大家都在關注所謂的"后現代"的時候,安東尼·吉登斯卻指出,我們并沒有進入"后現代",而是處于"盛期現代性"時期?,F代性是一匹難以馴服的野馬,對于現代性的伴隨物,作者作了深刻的分析,對集權主義、生態環境的惡化、核武器的威脅作了詳細地分析。此外,還對現代人的心態作了獨到的分析,對"現代性"進行來比較全面的診斷,并試著開出治療的方子。

圖書封面

圖書標簽Tags

評論、評分、閱讀與下載


    現代性的后果 PDF格式下載


用戶評論 (總計66條)

 
 

  •     現代性是一個如此經典的議題,以至于似乎任何關于我們當前處境的思考都繞不開對現代性的再反思。坊間光是書名含有“現代性”三個字的書就數不勝數,浩浩籍海之中,吉登斯又是如何(設法)做到“鶴立雞群”的呢?
      
      第一部分的導言中,吉登斯就明確表達了自己的工作與當時的大多數討論有實質性區別?!霸诒緯?,我將按文化和認知論研究的筆調,對現代性作一種制度性分析。 ”這點明了他切入的角度以及側重,是什么樣的“制度性分析”?它和大多數討論有什么不同?為了對這些進行詳盡的論述,吉登斯需要對以往的論述作出評價,在這個過程中,他著力于理清一些關鍵的概念,同時也重新制造、定義一些新的概念,這在全書的各個部分的開端部分都體現的比較明顯,他的思路是比較清晰的,而且時不時的會對前后內容之間的關系作出說明,因此沒有太多的閱讀困難。
      
      就總體的論述思路而言,似乎有一個逐漸細化、深入的擴散過程。第一部分介紹問題的主要背景,提出了像“時間空間、脫域、信任、反思性”這樣的全書的部分核心概念。第二部分從現代性的維度,尤其是全球化的層面上進行論述。第三、四部分開始著力于分析“信任”這個關鍵概念,論述開始轉向日常生活、個人層面,其中“時空伸延、脫域、風險”等概念的闡釋更具體深入,同時提出了“存在性焦慮”、“本體性安全”等概念。第五第六部分則是在之前論述基礎上的一個延伸,主要涉及應該如何面對當下的處境,對未來、后現代的秩序的稍事想象。
      
      在第一部分對“現代性”問題的主要背景作了回顧,批駁了所謂“我們正在邁入后現代性時期”的說法,指出“我們實際上并沒有邁進一個所謂后現代性時期,而是正在進入這樣一個階段,在其中現代性的后果比從前任何一個時期都更加劇烈化更加普遍化了?!?同時也對以往的社會學相關理論進行了批判,例如指出,“在它們的文化和認識論取向前提下,關于現代性和后現代性的討論,沒有正視已經確立的社會學立場中的諸多缺陷?!? 而他自己將采取另一種路徑揭示“到目前為止,仍然在黑箱中藏而不露的現代性的特征?!?br />   
      吉登斯論述的出發點是現代社會發展的“斷裂論”,他強調自己說的“斷裂”是與現代時期有關的一種特殊斷裂,和歷史唯物主義說的“斷裂”沒有特別的聯系。這種特殊性似乎體現在發生在過去三、四個世紀的斷裂來勢之猛、程度之深,“在外延和內涵兩方面,現代性卷入的變革比過往時代的絕大多數變遷特性都更加意義深遠。在外延方面,它們確立了跨越全球的社會聯系方式;在內涵方面,它們正在改變我們日常生活中最熟悉和最帶個人色彩的領域?!?這種斷裂還體現為“現代性到來的絕對速度、變遷發生的巨大范圍、現代制度的固有特性等”若干要素。
      
      吉登斯進而批判了社會進化論所帶來的以一條故事主線描繪歷史的“宏大敘事”,他認為“取代進化論的敘事,或者解構其故事主線,不僅有助于闡明分析現代性的任務,而且也會使我們重新關注所謂后現代問題的討論?!?
      
      揚棄了某一類“宏大敘事”,吉登斯將要集中討論安全、危險、信任、風險的問題,如他所言,“這是本書的一個實質部分”。從這兩組詞義相對的詞中,顯現出“現代性是一種雙重現象”,從這一點出發,他回顧了馬克思、涂爾干、韋伯這些社會學的經典的締造者們對現代的論述,指出盡管他們都看到了現代性的負面效應,但是仍然沒有預見到生產力拓展對生態關系的破壞、極權主義、軍事工業化的毀滅性潛力等。這些是吉登斯在全書后半部分強調的“危險”中的一部分,和他要論述的“信任、焦慮”等內容也緊緊相連。吉登斯否定了那個時代社會學思想家們對未來的樂觀估計,進而鄭重地宣告:“我們今天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是一個可怕而危險的世界。這足以使我們去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麻木不仁,更不是一定要去證明這樣一種假設:現代性將會導向一種更幸福更安全的社會秩序。當然,在進步中失去信仰是導致歷史宏大敘事體終結的主要因素之一。然而在這里,我們要做的事比斷定歷史無前景更復雜。我們不得不對現代性的雙重性作出制度性分析,我們必須補正經典社會學的某些局限?!?br />   
       這又需要回頭梳理“社會學與現代性”的關系,吉登斯著眼于三個主要概念,分別涉及到“對現代性作出的制度性診斷、社會是什么、社會學知識與現代性的關聯”三個問題,像之前一樣,他回顧了以往的一些重要理論,提出批判,進而提出自己的觀點。首先,他認為以往的社會學的經典理論,在解釋現代性時,過于集中于對某一種因素的強調,把不同的解釋視為彼此排斥的,這就忽略了現代性在制度層面上的多維性。其次,“社會”作為社會學的核心概念,可以指“社會聯系”,或者指“社會關系的一種獨特體系”(沒搞懂有啥區別,是結構和功能的二分嗎?)。就第二種意義上的社會體系而言,“我們應該把對秩序的探討變為社會體系究竟是怎樣把時間和空間‘連接’起來的?!?這是吉登斯與他所批判的之前的社會學理論的最大的不同,他將視線投向了“時間-空間伸延”問題,“我們必須深入地考察現代制度是怎樣‘適應于’時間和空間的?!弊詈?,吉登斯提出了社會學與社會生活的關系需要“雙向闡釋”,是一種反思性模式。似乎就等于是說,社會學的發展本身也是現代性的一部分。
      
       接著上面的論述,吉登斯引出了對現代性動力機制的討論,之后直到第一部分結束,著力于闡釋了現代性動力的三個來源:時間空間的分離、脫域機制的發展和知識的反思性運用。
      
       時間-空間的概念的何種變化在何種意義上影響了現代性?吉登斯以機械鐘的發明為例,認為“時鐘體現了一種虛化的時間的統一尺度”,在這個基礎上人們可以更加精確地劃分時間。比如,預約餐位,這是不是就完成了一種時空的分離,預約的那個餐位是一種場所、空間,但是脫離的地點,預約的一個前提是對時間的掌握。這里還不是特別理解。按吉登斯的看法,時空分離對現代性意義重大,“它是脫域過程的初始條件、為現代社會生活的獨特特征及其合理化組織提供了運行的機制、現代性鮮明的歷史性特征離不開嵌入時間空間的各種模式?!?br />   
       脫域也是全書的一個核心概念,它是指“社會關系從彼此互動的地域性關聯中,從通過對不確定的時間的無限穿越而被重構的關聯中‘脫離出來’?!?“脫域”這個概念可以很好地和“時空轉換”的說法相配合,利于說明現代性的一些性質。
      
       吉登斯區分了兩種脫域機制的類型,分別是象征標志和專家系統,前者吉登斯通過對貨幣符號的分析加以說明,引入了齊美爾、馬克思、盧曼等人關于貨幣的論述,具體的闡釋了什么是貨幣,它何以成為一種脫域機制。而專家系統,指的是“由技術成就和專業隊伍組成的體系,正是這些體系編織著我們生活與其中的無知與社會環境的博大范圍?!?它和象征標志一樣也是一種脫域機制,因為二者都可以“通過跨越伸延-時空來提供預期的‘保障’?!睆倪@里,吉登斯自然地引出了“我們何以會‘信任’這類脫域機制”的問題,在盧曼相關論述的基礎上厘清了在他的論述語境下“信任”、“信心”之間的差別,同時也指出他所說的信任在何種意義上與齊美爾所言的“欠充分的歸納性知識”相區別。他將與“信任”相關的要素分為十個要點,其中對“信任”的定義為“對一個人或一個系統之可信賴性所持有的信心,在一系列給定的結果的事件中,這種信心表達了對誠實或他人的愛的信念,或者,對抽象原則(技術性知識)之正確性的信念?!?到這里,吉登斯從時空分離、再組合,到脫域機制,整體的論述又深入了一步。
      
       接著,他轉而探討“現代性的反思性”這一問題,在吉登斯這里,反思性體現出了傳統與現代的巨大“斷裂”,除了二者運用反思性的指向是相反的之外,還有諸多差別?!皞鹘y是一種將對行動的反思監測與社區的時空組織融為一體的模式,它是駕馭時間和空間的手段,它可以把任何一種特殊的行為和經驗嵌入過去?!?而“對現代社會生活的反思存在于這樣的事實之中,即:社會實踐總是不斷地受到關于這些實踐本身的新認識的檢驗和改造,從而在結構上不斷地改變這自己的特征?!?這里,吉登斯似乎告訴我們,在現代性條件之下的反思性的持續運用,使得我們生活的前景是多么地不確定。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的發展都參與到了現代性的反思性過程之中,有其是以社會學為代表的社會科學深深嵌入了其中。這里引出了一個自啟蒙運動以來的爭論,“人們對有關社會生活的知識(即便這種知識已盡可能地得到了經驗的證實)了解的越多,就越可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命運” 嗎?從前面的論述中,吉登斯自然引出了否定的答案,之所以會這樣,他認為來源于“不同權力的影響、價值的作用、未預期后果、對社會生活的反思”四類因素的影響。
      
       緊接著上面的討論,吉登斯又說,“我們可以把對于反思性的討論與關于后現代性的爭論聯系起來。 ”現代性還是后現代性?這是書中反復討論的一個問題,吉登斯認為“確立歷史的連續性并確定我們在其中所處的位置,”這是被公認為不可能的事。因此也就現代性向后現代性過渡也就無從談起。他倒傾向于把后現代性看成“現代性開始理解其自身”。 “現代性,就其核心而論,是令人迷惑不解的,而且,似乎也沒有什么辦法使我們能夠解除這種迷惑?!?在吉登斯看來,“為什么現代性的激烈化會如此動蕩不定,又如此意義重大?!笔且驗椤八ìF代性)的最顯著的特征——歷史進化論的終結,歷史目的論的隱沒,對現代一以貫之的結構性反思的認識,以及西方之特權地位的消亡——把我們帶入到一個全新而紛亂的情境之中?!? 這樣他就為后面論述全球化作了鋪墊。這一部分的內容對我而言理解起來難度很大,只是模糊地感覺他說的還是對啟蒙的反思,理性本身也要接受理性的檢驗,但是這樣一種“無限”的反思讓我們陷入了虛空,亂象叢生。從這個意義上講,現代性更加激烈地體現了出來。
      
       進入了第二部分,吉登斯開始在之前的基礎上探討更“宏觀”的現代性維度。
      
       吉登斯反對用一種化約論的方式——“尋求對現代社會作某一種單一的、占主導地位的制度性解釋” ——去看待現代性諸制度,他分別重新定義了現代性的四種制度性維度:資本主義、工業主義、監督、軍事力量,對其間的關系也加以論述,似乎將之前的眾多理論,如馬克思對資本主義、??聦ΡO督機器的討論,進行了一種整合,可以容易的感受到現代性的一種擴張過程,這種擴張與前述的現代性三大動力來源聯系在了一起,也引出了下一個話題:現代性的全球化。
      
       吉登斯對全球化的定義為“世界范圍內的社會關系的強化,這種關系以這樣一種方式將彼此距離遙遠的地域連接起來,” 在全球化進程中,民族國家體系受到了沖擊。由此,吉登斯引出了關于全球化討論的兩種理論:國際關系研究理論、沃勒斯坦的“世界體系理論”。
      國際關系研究主要關注“民族國家體系的發展,分析它在歐洲的起源和后來在世界范圍的擴展?!倍掷账固沟摹笆澜珞w系理論”則繞開了“社會”的概念,把全球化納入一種經濟秩序的范疇中,“擺脫了在在對社會變遷的闡釋中存在這的強烈的‘內發型模式’傾向?!?但缺點是單純以經濟來劃分世界中心、邊緣未必會與政治、軍事等方面重合。吉登斯對國際關系研究理論的批評主要在于其局限性,“僅僅覆蓋了全球化的一個方面:國家間的合作,”“很難處理那些僅僅是跨越國家界限的社會關系?!边@一批評有道理,國際關系研究一直以來的一個窘境就是研究涉及到的對象、范圍的擴大和相關理論基礎的不足。國家間關系牽涉到的范圍的迅速擴張帶來的無所適從,盡管國際關系研究不斷有種種新領域(如非傳統安全研究)、方法補充進來,感覺仍然是捉襟見肘,而且理論根基不穩,常常容易四不像。
      
       吉登斯接著提出了全球化的四種維度: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民族國家體系、國際勞動分工、世界軍事秩序,并且分別加以分析,只是不知道這種四分法和帕森斯的AGIL模型之間有沒有直接的對應關系。
      
       第三、四部分
      
       “在現代性的條件下,數量眾多的人生活在這樣一種環境中,各類脫域制度將地區化的實踐與全球化的社會關系連接在一起,組織著日常生活的主要方面。 ”進入第三、四部分,吉登斯開始論述現代性在社會關系、日常社會中的體現。
      
       作為對脫域概念的補充,吉登斯提出了“再嵌入”這一概念,它指“重新轉移或構造已脫域的社會關系,以便使這些關系與地域性的時空條件相契合”。他又區分了當面承諾和非當面承諾,為后面討論“脫域機制與再嵌入之行動的情境發生互動”做準備。
      
       吉登斯擇取社會學中經典的“陌生人問題”進行分析,先引入了齊美爾、霍夫曼的論述,其中“世俗的不經意”、“禮貌的疏遠”都表現出“人具有復雜而高度的自我管理能力”,這引出了吉登斯所說的“信任”,“對整個體態和姿勢的靈活運用,它在發出‘你們可以相信我沒有敵意’的信息” 。接著,他著重關注“與非親密人相遇的過程中,信任、周旋與權力的交織”同象征標志、專家系統的關系。他認為“現代性制度的特性與抽象體系中的信任機制(特別是專家系統中的信任)緊密相關?!?,“一般非專業人士對專家體系的依賴,不僅關系到如何從各種彼此孤立的事件的既定普遍性中獲得安全感的問題,而且更關系到在專業知識不僅提供如何計算得失的方法而且實際上創造出事件的普遍性的情況下,作為不斷反思地運用這些專業知識的結果,如何算計利害得失的問題?!?他得出的結論是“一種習以為常的態度”起著關鍵作用,同時也強調在抽象體系的交匯口的互動決定著能否產生持續可信任模式。
      
       接著,吉登斯探討了信任與專業知識之間的關系,回答了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大多數人,在大多數時候會信任那些自己知之甚少或一無所知的實踐和社會機制?” 這里吉登斯主要從社會化的角度進行了分析,認為這與教育體系相關,與“入口處”的經驗有關,也與一種實用態度有關。但是這里似乎有個問題,抽象體系的維系從這個意義上講是不是比較脆弱?
      
       從上面的討論延伸出了對信任與個性發展的一些聯系,吉登斯選擇集中討論信任同本體性安全之間的關聯。本體性安全指的是“大多數人對其自我認同之連續性以及對他們行動的社會與物質環境之恒常性所具有的信心。本體性安全這是一種人對物的可靠性感受、它對信任來說如此重要,以至于它不僅構成了本體性安全感的基礎,而且在心理上信任與本體性安全也彼此密切相關?!?而本體性安全還和“存在”有關,與它相聯的概念還有“存在性焦慮”。 “哲學家們已經闡明,在認知的水平上,關于個人存在,很少有我們能夠確定的東西?!? 由此引出,如果有人總是過分“杞人憂天“,那“不能被歸于心智的缺陷”,而是“情感過度敏感的結果?!边@里問題來了,“既然潛在的麻煩如此之多,那么為什么并非每一個人都總是處于高度的本體性不安全狀態中呢?” 這里吉登斯又引入了埃里克森的論述,將自己的論述同精神分析的相關理論聯系在了一起?!靶湃?,本體性安全,以及對事物和人之連續性的意識,在成年人的個性中一直是相互緊密關聯的?!?“日常生活的常規的這種延續性,只有通過所卷入其中的當事人的連續不斷的關注才能獲致?!?吉登斯認為,“對個人之間的‘契約’的不間斷的更新的展示,正是加芬克爾所謂的‘帶信任之實驗’的要點”。雖然不是特別理解吉登斯說的意思,但是感覺很厲害(不明覺厲)?!凹臃铱藸柡推渌藢θ粘=徽労拖嗷ソ煌募毠澋难芯勘硎?,人們還掌握了一種抵御焦慮的持續性保護機制?!弊詈?,吉登斯終于解答了之前的一個問題:信任的對立面是什么?他認為,“從最深刻的意義上說,信任的對立狀態便是這樣一種心態,它應被準確地概括為存在性焦慮?!?
      
       在以上關于信任關系的討論的基礎上,吉登斯總結了,信任環境、風險環境在前現代性與現代性條件下的不同。特別有一點要注意,即“不應該把前現代浪漫化”,因為“人類對暴力的濫用是不安全的更深層次的源泉,”隨著現代社會制度的發展,還是出現了某種平衡。
      
       進入第四部分以后,吉登斯進而論述現代制度在日常生活中給人們提供的普遍的安全,這也促進了人們對抽象體系的信任。但是當你嵌入到抽象體系后就會遭遇到“日常生活情境中的親密關系的轉變,”吉登斯認為這與現代性的全球化傾向有關?!翱梢詮男湃螜C制的建立來分析親密關系的轉變。個人信任與情境密切相聯,在其中自我之建構成了一種反思性的過程?!?還有如“必須通過對自我挖掘的過程來建立個人信任:發現自我,成了直接與現代性的反思性相關聯的項目?!?
      
       接著他從信任與個人關系、個人認同兩個方面來深入分析。以往的社會學把相關的問題歸為類似“社區的衰落”、“公眾領域過于制度化,導致人類的主體性發生了轉向,轉而在自身內部去尋求意義和穩定性”的問題,在吉登斯則是從抽象體系的擴張的角度進行分析。
      他認為簡要總結起來,親密關系的轉變包含以下幾層意思: 1、現代性的全球化傾向于日常生活中的地域化事件之間的一種內在關系。2、自我建構成了一種反思性的項目。3、建立在基本信任之上的自我實現的趨勢; 4、個人和作為關系的情感紐帶的建構受到相互自我開放的引導。5、 對自我實現的關心,個人對沖擊的調適。
      
       吉登斯對“現代世界中的風險與危險”進行了分類:“高強度意義上風險的全球化、突發事件不斷增長意義上的全球化、來自人化環境或社會化自然的風險、制度化風險環境的發展,如投資市場、風險意識本身作為風險、分布趨于均勻的風險意識、對專業知識局限性的意識”等。 隨后吉登斯還舉了具體的例子進行說明。
      
       這些風險不可能從根本上消除,它們之所以沒有嚴重干預到人們的本體性安全,與人們日常生活實踐的需要有關,人們會利用一種運氣感或其他的心理因素去忽略風險。為了抵御現代性的風險景象對本體性安全的影響,人們有四種適應性反應:1、實用主義地接受現實 2、樂觀主義,堅持啟蒙主義的態度,一種持之以恒的對天意理性的信仰,而不論危險是什么。 3、犬儒式的悲觀主義 4、激進的卷入。
      這又引出了另一個相關的問題,“生活在現代性社會中的感受是什么?”圍繞這個問題。在社會學文獻中有兩種占統治地位的設想,一種是韋伯說的“鐵籠”,一種是馬克思等人說的“現代性是個怪物,但人類可以駕馭?!奔撬拐J為這兩種設想都不準確,他認為“現代性難以控制的力量并不是鐵板一塊?!?他“從四個辯證地相互關聯的框架入手”描述現代性的現象學,這四個框架是:非地域化與再嵌入、親密與非個性、專業化知識與對知識的再占有、隱私與卷入。他得出的結論似乎是“本體性安全和存在性焦慮將彼此愛恨交加地共存下來?!?br />   
      吉登斯進而論述了“日常社會中的脫技能化與再技能化”,沒搞懂。然后再次論述了他“對后現代性的異議”,他將后現代性與激進現代性列表進行了相比較。接下來就要開始闡述他對當今時代的解釋了,全書也進入了結尾部分。
      
      進入第五部分后,吉登斯提出了這部分的核心論題:“我們,作為整體的人類,究竟在何種程度上能夠駕馭那頭猛獸?”、“為什么‘甜蜜理性’的普及并沒有創造出一個我們能夠預期和控制的世界?” 吉登斯認為“設計錯誤”和“操作失誤”是導致現代性的不確定性的重要因素,但不是最重要的。更為根本的是“未預期的后果”和“社會知識的反思性或循環性”。(感覺有點陰森啊,這好像在最終宣告:判現代性這件案子的“社會學”自己就是兇手(之一)!自導自演的鬧劇么?不懂。。。)
      吉登斯的應對方案出來了:烏托邦的現實主義,和現代性的特點一樣,名字都這么吊詭。吉登斯認為,我們不能放棄駕馭猛獸的努力,“必須正視另外的可供選擇的未來,傳播它們實際上會有助于實現它們?!?吉登斯引入馬克思的立場為自己壯膽,“我們必須恪守馬克思主義的原則:如果沒有同制度的內在可能性結合起來的話,尋求社會變遷在實踐上就沒有什么作用?!?吉登斯的教誨的核心就是,“解放的政治”和“生活的政治”的結合。他關于“對未來不作任何擔保的批判理論,在二十世紀后期應該是什么樣?”的論述感覺和最后一次課上老師說的“社會學人今天的處境”有某種關聯。(瞎扯的)
      
      吉登斯同時認為,“社會運動為未來可能出現的轉變提供了重要指針?!?生態運動尤為值得注意?!吧鐣\動為我們顯露了可能的未來曙光,而且在某些方面,它們成了通向未來的車輪?!?但是要時刻留意著權力!“現實主義的要素還保留在權力的核心位置?!?br />   
      在完成了以上所有的論述之后,吉登斯似乎可以稍稍想象一下后現代性及其秩序了。吉登斯認為“我們能夠指認出一種后現代性的輪廓” 他認為它還是有四個維度:超越匱乏型體系、多層次的民主參與、技術的人道化、非軍事化。之后,他也指出了現代性的具有嚴重后果的風險的四個維度:經濟增長機制的崩潰、極權的增長、生態破壞和災難、核沖突和大規模戰爭。 兩相對比,提醒我們“現代性的每個制度維度上的變化都會造成嚴重的后果?!蔽磥淼牟淮_定性相當之大。
      
      終于進入了第六部分,吉登斯要對全書做一個總結了。他先回答了這個問題:“現代性是一個西方化的工程嗎”。吉登斯區分了不同的方面,在制度方面,民族國家和資本主義生產確實是西方的,還有這兩大變革力量所孕育的生活方式,從這個角度講,現代性是西方的。然而,“現代性的根本后果之一是全球化”,現代性既在碎化、也在整合?!艾F代性,從其全球化傾向的角度講,” 不可能是西方的。
      結語部分,吉登斯最后強調了反思性對現代性的根本性意味,現代性的反思性與全球化現象的不確定后果彼此循環?!艾F代性內在地是指向未來的,” “期待未來本身成了現在的一部分,”“政治的未來才內在地是在場的?!币粋€后現代的世界可能會像什么?吉登斯只能略作評論?!盀跬邪畹念A期對事物的未來狀態劃定了一條底線,這條底線阻斷了現代性的無窮無盡的開放特性?!?在一個后現代世界,時間和空間的相互關系似乎會重組。不過考慮到烏托邦現實主義,所有的這些猜想、沉思還是到此為止吧。
      
  •     一,引言
      
      本書是英國著名的社會學家安東尼·吉登斯(Anthony Giddens)對“現代性”問題提出的一種詮釋。按作者本人的說法,本書“按文化和認識論研究”的筆調寫成,旨在“對現在性作出一種制度性的分析?!盵1]
      
      本書出版于1990年,在作者完成《民族國家與暴力》(1985)之后,出版《超越左與右》(1994)之前。作者的學術思考緊扣社會歷史發展的脈搏,本書的寫作也不例外。從書中大量涉及對“信任”、“風險”等討論,可以看出發生在1986年4月的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事故和因冷戰而逐漸升級的軍備競賽,尤其是核戰爭的威脅等帶給這位社會學家的震撼和思考。在今年日本福島核泄漏事故之后閱讀此書,可謂是恰逢其時。
      
      這本薄薄的小書由六大部份組成:第一部份是導言和幾組與主題相關的重要概念;第二部份討論了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的問題;第三、四部份則討論了信任與風險的問題;第五部份闡述了社會運動的作用并指出后現代性的輪廓;最后一部份則是對現代性是否西方化的工程進行探討。
      
      吉登斯是怎么逐步對現代性展開一種制度性的分析呢?筆者試圖打亂本書原有的結構,先整理出吉登斯內在的論證思路,再對其進行評價。
      
      
      
      二,主要內容
      
      1,現代性制度與現代性
      
      吉登斯認為“現代性”是指大約在17世紀出現卻在其后不同程度地在世界范圍內產生影響的社會生活或組織模式。[2]
      
      針對利奧塔關于現在社會已經揚棄了“宏大敘事”而具備后現代性的觀點,吉登斯認為現在的社會并“沒有邁入后現代性時期,而是處在現代性后果比以前任何一個階段更劇烈化更普遍化的階段?!盵3]因此,現在不同于過去的一種秩序,只能算是后現代的(Post-modern),而非后現代性的(Post-modernity)。他將自己這種看法稱為一種斷裂論(discontinuist)的解釋,即現代的社會制度在某些方面獨一無二地有異于所有傳統秩序。他認為這種斷裂論的看法是分析現代性是什么及其后果的開端。[4]從現代性時代到來的絕對速度、變遷范圍的全球性和現代制度固有的特性可以識別這種現代性制度從傳統社會秩序分離出來的斷裂。
      
      吉登斯不同意韋伯、涂爾干或馬克思將現代性看為單一維度,他認為他們所看到的方面只是現代性多維度中的一維,而他提出現代性有四個制度性的維度:“資本主義(在競爭性勞動和產品市場情境下的資本積累);監督(對信息和社會督導的控制);軍事力量(在戰爭工業化情境下對暴力工具的控制);工業主義(自然的改變:‘人化環境’的發展)?!盵5]這四個維度又彼此聯系、結合,互相影響。
      
      這四個維度又正內在地經歷著全球化的過程。全球化是世界范圍內社會關系的強化,其本質是時-空的延伸過程。[6]這四個維度與全球化配合就成為: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民族國家體系;世界軍事秩序和國際勞動分工。另外,文化全球化是存在于這四個維度背后的現象,它是全球化另一個更深層和更重要的方面。這與技術如印刷術引進歐洲和通訊方面的發展等有關,構成了現代性的反思與斷裂的重要方面,使現代從傳統中得以分離出來。[7]
      
      
      
      2,現代性制度四維度的動力來源
      
      四個維度有三個動力來源: 反思性、時-空的伸延和脫域機制[8]。這三個因素同時也反過來制約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
      
      1)反思性
      
      吉登斯認為過往學者關于反思性的概念過于簡單,他提出一種雙向闡釋的說法:一方面,社會學知識的發展依賴行外的行動主體來形成概念,另一方面,社會科學中的語言和概念又重新返回他們最初被抽象出來的領域,去進行描述和解釋。這樣,社會學知識就半隱半現地作用于社會生活,重構著社會學知識本身,也重構著它所作用的社會生活領域。[9]
      
      當知識被反思性地運用在社會生活中時,又會受到權力的分化、價值的作用、未預期后果、雙向闡釋過程中社會知識的循環這四種因素的影響。[10]
      
      2)時-空伸延與脫域機制
      
      為了更好地說明現代性制度,吉登斯從更根本的時間和空間方面對現代社會進行考察,他就此引入一個重要的概念——“脫域”。他認為社會學的任務重要的是要去研究社會體系(如現代社會制度)如何適應時間和空間。[11]
      
      脫域形成的條件是“虛化時間”和“虛化空間”的形成。機械鐘的發明和日歷在全世界范圍內的標準化,“虛化時間”得以成為可能,使得時----空轉化與現代性的擴張得以一致。[12]現代性的降臨,通過對缺場的各種要素的孕育,日益使空間從地點分離了出來,于是出現了“虛化空間”。這種虛化的時間和虛化的空間使時間和空間得以分離。
      
      這樣的時-空分離對現代性的極端動力機制非常重要。因為這種“時空的分離是脫域的先決條件,它鑿通了社會活動與其‘嵌入’到在場情境的特殊性之間的關節點。被脫域了的制度得以極大地擴展時-空間延展的范圍。為了做到這點,這些制度又與時間空間相協調適應?!盵13]其次,“時空的分離為現代社會生活的獨特特征及其合理化組織提供了運行的機制?!盵14]第三,“嵌入”的時間和空間的各種模式構筑起關于行動和經驗世界-歷史的真實框架。[15]
      
      “脫域”(disembeding)使時--空的延伸成為可能。[16]它的定義是:社會關系從彼此互動的地域性關聯和從不確定的時間的無限穿越而被重構的關聯中‘脫離‘出來?!盵17]象征標志的產生和專家系統的建立就是脫域的兩種類型。[18]象征標志是那些不用在任何特定場合,而可以將信息傳遞和相互交流的媒介,如貨幣符號。專家系統是由技術成就和專業隊伍組成的體系。人們生活在這種專家系統連接的物質所交織的社會網絡中,絕大多數的人無法完全參與專業的整個過程,也不具備專業知識去完全精確地驗證知識的正確與否。
      
      “再嵌入”(re-embedding)是脫域概念的補充,指“重新轉移或重新構造已脫域的社會關系,以便這些關系與地域性的時-空條件相契合?!盵19]“所有的脫域機制都與再嵌入行動的情境發生互動,或維護或損害這些情境?!盵20]
      
      所有脫域機制都需要有一種信任態度[21],因此下面吉登斯引入關于“信任”的探討。
      
      
      
      3,現代性制度與“信任”和“風險”
      
      1) 信任
      
      信任與風險的探討是本書的一個實質性部份。[22]這不僅因為在吉登斯看來,信任是脫域機制的基礎,是現代性制度的基礎,也是他對現代性的看法決定的。他認為現代性是一種雙重現象,既有光明的一面,為人類創造了不少機會,也有其陰暗面,如對生態環境的大規模破壞力和引發極權主義,而陰暗面尤其與現代性中的信任與風險有關。因此,吉登斯用大量的篇幅充分地討論“信任”問題,甚至引用了一些心理學觀點。
      
      首先,他區分了當面承諾與非當面承諾。前者指在共同在場的情況下,在已經建立的社會關系中維系與表述的信任關系,后者指在抽象體系(脫域機制的兩種類型)中信賴(faith)的發展。[23]世俗的不經意是在與陌生人相遇時當面承諾的最基本類型。[24]而非當面承諾可能會維護脫域機制與再嵌入互動的情境或者損害這種情境。[25]
      
      其次,吉登斯重點要討論的是現代性制度與抽象體系(脫域機制)中的信任。他的一個基本論點是現代性制度與抽象體系中的信任機制緊密相關。[26]在抽象體系中,倚靠的主要是一種對非個人化原則的信任。這里已經滲入專業知識的可信任性,如前面討論脫域機制時所說的,一般非專業人士已經對專家體系有所依賴。但他們也運用自身有限的知識對其算計得失。[27]在全球化的情況下,沒有人能完全置身與抽象體系之外。因此,風險的存在更加引人注目,尤其是像核戰爭和生態災難的風險是十分明顯的風險。[28]為了最大程度規避風險,專家和其非專業人士的代理人在交匯口(非專業代理人與抽象體系的代理人建立的連接點[29])的相遇就特別重要。[30]由于信任者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會犯錯誤,因此在交匯口要取得信任,就要靠見面的承諾、職業道德、品行專業技能等等來保證。[31]
      
      第三,為什么大多數人因缺乏的專業知識無法判斷可靠與否,卻又會去信任抽象系統中的專家體系呢?吉登斯認為這歸功于現代教育。長期以來,人們被教育這些專家體系如科學等是值得信賴的。雖然人們存在懷疑的態度,但也同時持有一種實用的態度,因此人們的內心對這種專業體系的態度是矛盾的。[32]
      
      第四,前面是從體系的角度來談信任,吉登斯在此特別從個體的角度來談信任。他引用了心理學的依戀理論和哲學存在主義的思想來討論。對于安全感的問題,他指出在嬰兒在搖籃期從照料者(通常是母親)那里感受到的愛和安全感,尤其是當對方缺場時仍能相信他自己是被愛的,對他個人基本信任感的建立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33]而缺乏這種基本信任感的人,是缺乏個體性安全感的和焦慮的,更深刻地從存在主義哲學的角度看,他就是存在性地焦慮(Angst)。[34]
      
      最后,吉登斯將前現代與現代的信任和風險環境進行了比較。兩者總體情境的不同是地域性信任的極端重要性Vs脫域了的抽象體系中的信任關系。具體而言,前現代的信任環境是由親緣關系、地點上的地域化小區、宗教宇宙觀和傳統所營造的,而現代的信任關系是由友誼或隱秘的個人關系、抽象體系、以未來為取向的非實在的模式來建立的。[35]
      
      在這個表的對照中,他承上啟下列出下面要探討的關于“風險”的問題。
      
      
      
      2)風險
      
      吉登斯認為,脫域機制提供了世界范圍內廣泛的安全,同時更允許更大的新型風險被制造出來。這就是他認為現代性的雙重性中黑暗的一面。比上面提到的對照表更詳細,他將與前現代不同的現代性風險景象與分為兩大類[36]:一類是改變風險的客觀分配[37];第二類是改變風險的經驗和或對風險觀念的理解[38]對以上清單和核戰爭的風險,他提醒人們應該注意兩點[39]:一是人的麻木感,甚至是對這些風險消息或抗議的厭煩;二是對以上風險的討論尤其是核戰爭的風險存在爭議,畢竟這還未發生,因此無從考證威脅的有效性。
      
      然而,他接著提出,風險不僅是脫域機制的不良運作所導致的損害,同時它也是“封閉的”、制度化的行動場所,即由行動的標準認可的形式所引起的。[40]
      
      關鍵是,專家們會對非專業的外行隱瞞風險,或最致命的是,專家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相關領域的危險和風險,這甚至說明構筑專業知識的本身可能就是不可靠的。[41]
      
      因此,吉登斯進一步提出風險與個體性安全的問題,他認為“全球化風險的巨大后果,是現代性脫離控制、難以駕馭的關鍵?!盵42]個人如何能把這些極大威脅的風險記在心里?他認為是不可能的。這導致了人的麻木和迷信的運氣感。[43]
      
      另外他提出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危險越大,反事實性越大(即讓人感到一點也不現實),而且最危險的反事實性風險又不能被經驗化,因此人們會出現這四種適應性反應:實用主義的、樂觀主義的、犬儒式的悲觀主義和激進的卷入。[44]吉登斯對前三種反應都進行了負面的評價,而提倡最后一種,他認為這是一種實踐性的搏擊,而它原初推動力便是下一部份要討論的社會運動。
      
      
      
      4,現代性與社會運動
      
      吉登斯認為現代性是一頭猛獸,無法完全地駕馭。[45]它內里也充滿著張力和矛盾。[46]他反駁了韋伯和馬克思的觀點,提出了現代性現象學的四個辯證地互相關聯的經驗框架。[47]但他仍然承繼了馬克思以實踐為導向的觀點。針對后現代的異議, 他提出一種激進的現代性的觀點。[48]
      
      另外,吉登斯認為導致現代性不確定的兩個最重要因素:未知后果和社會知識的反思性。但他認為不能因為現代性的不確定和不能駕馭就放棄,而應該努力將風險降到最低。他提出的規劃是一種烏托邦的現實主義模式:[49]生活的政治(自我實現的政治)、地方的政治化、解放的政治(不平等的政治)和全球的政治化。這四個維度互相聯系,彼此促進。最后他進一步按照他所認定的激進地卷入的實踐觀點,闡明未來導向的社會運動是怎樣的。他提出了四種社會運動類型:言論自由/民主運動、勞工運動、生態運動和和平運動。[50]
      
      順此,雖然吉登斯認為我們目前仍生活在高度現代性的時期,不是在后現代,但他指認出一種后現代性的輪廓:超越匱乏型體系、多層次的民主參與、技術的人道化和非軍事化。[51]雖然這個看上去也比較地烏托邦,然而按他的說法,也是現實主義的,起碼讓人可以防備警惕它的反面,即現代性嚴重后果的風險:經濟增長機制的崩潰、極權的增長、生態破壞和災難、核沖突和大規模戰爭。[52]雖然知道警告已經是陳詞濫調,但他仍然要做出警告,因為這也可能會真的發生。[53]
      
      
      
      三,評價
      
      總體而言,社會學是一門描述性的學科,如吉登斯開篇所說,他是圍繞現代性做一種制度上的分析,無疑,在這一點上,他是比較成功的,他對現代性特征的描述是比較準確的,尤其是他對脫域機制、信任與風險、知識的反思性等解釋,對當今社會仍然有效。然而他說本文是按文化和認識論研究的方法來進行分析,這一點倒是不十分明顯,雖然他提到一些且過于簡化,如啟蒙思想,存在性的焦慮等。另外,此書論點間的邏輯關系不太清晰,有些混亂,有的概念和說法前后不太一致,筆者費了一些力氣才將他的思路進行整合。然而,這些缺憾絲毫不能掩飾他的真知灼見。他的洞見予人啟發,激動人心。下面筆者簡單針對其中的幾點從基督教的角度展開對話。
      
      1,信任與風險
      
      首先,吉登斯雖然認為信任與信心不是根本對立的,信任是“對一個人或系統的可依賴性持有信心,這種信心表達了對誠實或他人的愛的信念,或對抽象原則的正確性的信念?!盵54]然而,但他認為信心可以被認為是合理的,而“信任都是盲目的”[55],且信任存在的情境“只能是人類活動世界,而非神明影響的環境?!盵56]在他看來,信任與信心在屬神明的領域是不能相容的。然而在筆者看來,信任同樣可以被包含在受神明影響的信心領域之內,可以是人借著對神明的信心,相信神明保障人或系統的可靠性而懷有的信任。因此,信任也不都是盲目的,也可以是合理的,是從合理的信心而產生的信任。
      
      其次,在個體的信任和本體性安全(ontological security)方面[57],他一開始提出本體性安全與存在(Being)相關,但他很快就從實用主義和在經驗層面否定了存在主義哲學家在這方面的努力[58],轉向從依戀理論來解釋這種不安全感的來源,但結果卻是不成功的。因為搖籃期嬰兒對愛的需要并不僅在現代社會才出現,在前現代依然存在。他后來又再從存在主義哲學的角度提出,這個人的不安全感是一種存在性焦慮。但存在性的問題也根本不能在他前面所提出的心理學層面得到解釋,而必須回到存在的問題本身來解釋。他本人也沒有提出解決存在性焦慮的辦法。而這在宗教領域,反而可以找到解決方案,因為宗教提供了皈依終極存在的可能性。按照存在主義之父齊克果的看法,存在性焦慮的問題只有在上帝這個終極存在里頭,人才可以克服存在性焦慮。
      
      第三,在94頁的前現代與現代的信任和風向環境的對比表格中,他提出前現代的信任環境中的宗教宇宙觀在現代信任環境中已經不復存在。當然這與他對信任的定義直接相關,因它將信任僅限定在人為層面。無論如何,根據各種現象表明,這些年來,在現代社會宗教宇宙觀依然被接受,不僅在亞洲等半傳統社會,即使在西方高度現代化的環境下也是如此。因此,現代的信任環境中依然有宗教宇宙觀的存在,只是他們的方式可能與前現代某些方面有所不同,從那些因科技的因素而蒙昧迷信的領域,轉向對新出現的或科技和人類無法解開的未知領域投入更大的信任。
      
      第四,然而吉登斯提出的關于信任與宗教的關系也給人以啟發,他認為現代性條件下的信任關系主要發生在抽象體系當中,源于人們對專家系統等的盲目信任,而不再是將此歸為上帝的旨意之類的迷信,這是很好的澄清,以免有人容易將世俗領域屬于人應該負的責任隨意推給上帝,尤其是對一些因人為原因而發生的風險后果歸為上帝對人的懲罰,隨意為苦難觀和神義論做簡單的腳注。這也提醒人們要負起監察的責任,從基督教角度看,現代社會的基督徒應發揮先知精神,負責地監察并對知識作及時的反思,對那些高風險的事物大膽地提出警告。
      
      這也凸顯了公共神學和基督徒參與社會的重要性。
      
      2,烏托邦現實主義與上帝國
      
      針對現代性的黑暗面,吉登斯在本書提出了烏托邦現實主義模式的勾畫。
      
      這與基督教現實主義有類似之處。不同的是,基督教相信上帝國并非僅僅是烏托邦,而是一種必然的實在。只是對于吉登斯提出的理想狀態,只有在上帝國最終來臨才會實現,而上帝國在現世出于已臨卻未然的狀態。這恰恰又能讓人保持現實主義的清醒,同時不至于失去盼望?;酵绞钦鎸嵉叵嘈拍莻€美好狀態不是烏托邦,因此反而會真誠積極地去努力面對現實,不會像那些明知道是烏托邦卻還假設一個存在的人,用基督教的話語講,這叫“自欺”,這樣的人骨子里是悲觀的。從這個角度看,基督教現實主義者似乎能更好地擔當烏托邦現實主義模式的任務。
      
      
      
      3,社會運動與基督徒參與社會實踐
      
      筆者十分欣賞吉登斯本書并不僅僅停留在理論的分析上面,而是在最后提出了行動計劃。除了烏托邦現實主義的模式,他還提出了四種社會運動類型。這些都能夠給予基督徒一個參考的方向,因為沒有人能逃脫現代制度的機制,基督徒更應積極地參與這些社會運動,將信仰行出來。六七十年代以來,解放神學的出現,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榜樣,近年來WCC也開始在這方面有所行動,甚至連福音派陣營的洛桑大會也開始在上世紀末提出基督徒參與社會實踐的重要性。對于目前中國內地的基督徒,在吉登斯提出的四種社會運動類型目前似乎有實踐上的困難,因為目前中國的政治現實對于無論是言論自由、民主運動起監督作用的個人或團體或思想,還是能夠在勞工、和平和生態運動發揮巨大作用的NGO,都施予暴力壓制。如何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防止中國社會發生吉登斯所說的現代性嚴重后果的風險:經濟增長機制的崩潰、極權的增長、生態破壞和災難、核沖突和大規模戰爭,成為中國教會無法逃避的思考和責任。
      
      
      
      
      [1] 安東尼·吉登斯,《現代性的後果》,譯林出版社,2000.7,1
      
      [2] 同上
      
      [3] 同上,3
      
      [4] 同上
      
      [5] 同上,52,圖一
      
      [6] 同上,56
      
      [7] 同上,67
      
      [8] 同上,46
      
      [9] 同上,13
      
      [10] 同上,47-48
      
      [11] 同上,12
      
      [12] 同上,15
      
      [13] 同上,17
      
      [14] 同上
      
      [15] 同上,18
      
      [16] 同上,47
      
      [17] 同上
      
      [18] 同上,19
      
      [19] 同上,69
      
      [20] 同上,69
      
      [21] 同上,25
      
      [22] 同上,6
      
      [23] 同上,69
      
      [24] 同上,71
      
      [25] 同上,69
      
      [26] 同上,73
      
      [27] 同上,73
      
      [28] 同上
      
      [29] 同上,77
      
      [30] 同上,74
      
      [31] 同上,74-76
      
      [32] 同上,77-79
      
      [33] 同上,82-83
      
      [34] 同上,87
      
      [35] 同上,88
      
      [36] 同上,109-110
      
      [37]a.高強度意義上風險的全球化,如核戰爭等。b.突發事件不斷增長意義上的風險的全球化。
      
      c.來自人化環境或社會化自然的風險。d.影響著千百萬人生活機會的制度化風險環境的發展。
      
      [38]a.風險意識本身作為風險。b.分佈趨於均勻的風險意識:許多共同面對的危險已經被廣大公眾所瞭解。
      
      [39] 同上,112
      
      [40] 同上
      
      [41] 同上,114
      
      [42] 同上,115
      
      [43] 同上,117
      
      [44] 同上,117-119
      
      [45] 同上,122
      
      [46] 同上,123
      
      [47] 1非地域化與再嵌入:疏遠與熟悉的交叉點;2親密與非個性:個人信任與非個人紐帶的交叉點
      
      3,專業化知識與對知識的再佔有:抽象體系與日常生活中的知識能力的交叉點;4,隱私與捲入:實用主義的接受與積極行動的交叉點
      
      [48] 同上,131
      
      [49] 同上,135
      
      [50] 同上,139,圖四
      
      [51] 同上,143,圖五
      
      [52] 同上,150,圖七
      
      [53] 同上,151
      
      [54] 同上,30
      
      [55] 同上,30
      
      [56] 同上,30
      
      [57] 同上,80
      
      [58] 同上,81
  •      作為社會學家的吉登斯在本書中論述的現代性和我本所期盼的有所不同。這本著作更有社會學的色彩,對現代性的世界作出了制度性的描述和分析。在作者看來,現在并沒有進入什么后現代(他的后現代的定義也有所不同,在后面會講到),而正好處于現代性的最為擴張的時期。作者認為,這個現代性影響下的世界同傳統之間存在這巨大的斷裂(discountinue),許多屬于現代社會的機制無法在傳統中找到其相似物或根源,因此他不同意現代社會由傳統社會演變出來的說法,而認為現代社會是一個相當獨立的時期。
       把現代性從傳統中掙脫出來的力量首先是時間-空間的分離。在傳統的社會,時間和空間往往的綁定在一起的;但是隨著技術的發展,空間缺場的情況下施加影響成為了可能,時間和空間實現分離,為脫離傳統的地域性束縛提供了基礎,為現代性推動了全球化的動力。
       第二股力量作者稱為脫域機制。脫域的意思就是從時間-空間的綁定中脫離出來,它有兩種,一是象征標志(symbolic tokens),一是專家系統,它們同時又被稱為抽象系統。象征標志是相互交流的媒介,如貨幣,它能被廣泛使用正是由于它能夠在脫離時空的情況下受到另一人的長期信任;專家系統也一樣,大分工的情形下,整個社會由各種專業知識構成,例如踏入樓房,就暗示了雖然我并不認識的樓房設計師和建造者,但卻自然的表達了對他們的信任,或準確地說是對于我并不了解的建造的專業知識的信任。
       第三股力量是現代性的反思性。反思性就是指人能通過做出行為并視其結果而影響自己今后的行為方式。在傳統社會,神秘力量和傳統本身尤其受到尊重,往往是行為正當性的源泉;而現代性的反思性則由不斷進行下去的實踐本身(或者思想和行動的相互作用)來驗證正當性,從而獲得反思性。因而驗證以及驗證的標準一直在隨著實踐的進行而繼續改變則自己的特征,當知識正在驗證時,環境已經改變了因此必然性知識是不可能的(這一結論在別人那里往往是因為后現代性到來而產生的,但吉登斯則認為這是現代性制度變遷的結果)
      
       從傳統中掙脫出來后,尤其是時間和空間的分離之后,作者認為現代性正在影響著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地方,因為技術和缺場影響的可能,世界各處之間的因果聯系成為了可能。但是現代性并不應當完全被看成是一種啟蒙宏大敘事的企劃(作者的理由是啟蒙文明真在衰落,而現代性則正在擴張),而應該看成幾個維度的相互作用的結果。這四個維度分別是:
      資本主義,工業主義,信息監督和軍事暴力。
      每兩個維度之間都通過各種現代機制進行著連結,例如企業連結了資本主義和工業主義,民族國家(在吉登斯那里,民族國家和一個社會基本是等同的)則連結起了工業主義和軍事暴力。
      
       那么在現代性的社會里,對于并不了解或熟悉的抽象體系(即前面所說的脫域機制:象征標志、專家系統),信任即變得至關重要。在傳統社會,信任最主要來自于地域性,機制是親緣關系、社區、宗教神秘解釋和傳統(由這些提供信任),風險為自然災害、土匪軍閥和巫術(由這些威脅信任);現代則來自于被脫域(脫域就是從地域性的時間里掙脫出來)的信任體系,機制則超越時空限制,風險為現代性的反思性、核威脅和虛無主義?,F時代的人共享著全球性的信任也共享著全球性的風險。
      
       而對于后現代,作者認為是對于現代性的制度的超越,即對于四個維度的超越,從略顯壓迫性的四個維度變成親切的維度,即超越匱乏型的體系(超越資本主義),技術的人道化(超越工業主義),多層次的民主參與(超越信息控制與監督)和非軍事化(超越軍事暴力)。
      
      
     ?。☉撚胁簧贈]讀懂,只是把記錄下來的理解整理了一下。多多指教)
      
      
  •     摘要:這本寫于20年之前的著作,如同洞悉未來的預言家,在那個依靠廣播、電視、報紙聯系起來的90年代之初,就揭示了“全球化”時代加諸于我們所處生活、社會的種種潛在的機遇與挑戰。而今,在這個由互聯網編制的更緊密的信息時代,“現代性”的成就依然將其如影隨形的種種“后果”,影響著我們這些生活在當下的人類社會。
      
       二十年前的1991年,一位逐漸建立自己學術體系,并且懷著偉大學術目標的學者寫了一本200頁不到的小書。時值蘇聯剛剛解體,歐洲剛從冷戰的陰影下走出,然而,五年之前,烏克蘭北部,距首都基輔只有140公里,曾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爆炸。高效清潔,被世界給予厚望的“現代”能源,如今成了這之后漫長而深遠災難和不幸的淵藪;人類社會自工業時代以來孜孜不倦追求的“現代性”到底意味著什么,這給了當時53歲的社會學家安東尼·吉登斯一個機會,在時代車輪飛速旋轉的間歇,反思一下《現代性的后果》。
      
       這本寫于20年之前的著作,如同洞悉未來的預言家,在那個依靠廣播、電視、報紙聯系起來的90年代之初,就揭示了“全球化”時代加諸于我們所處生活、社會的種種潛在的機遇與挑戰。而今,在這個由互聯網編制的更緊密的信息時代,“現代性”的成就依然將其如影隨形的種種“后果”,影響著我們這些生活在當下的人類社會。
      
       從“平行宇宙”到標準化日歷
      
       在雷蒙德·戴蒙德《崩潰》一書中講到,當公元10世紀末,最后一次干旱降臨今天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后,古典時代著名的瑪雅帝國“90%至99%的人口消失了,尤其是以前人口最密集的南部低地,與此同時,一起煙消云散的還有國王、長紀年以及復雜的政治與文化制度”。雖然這是當時世界上最主要的玉米、可可種植地區,可能還是重要的貴金屬產地,但是,帝國的崩潰并沒有引起世界糧食價格、巧克力或是黃金價格的波動。其實,如果不是19世紀中期兩位美國探險家的冒險,我們甚至不知道這個燦爛的古代文明的存在。
      
       1908年6月30日上午7時17分,一顆小行星在俄羅斯西伯利亞埃文基自治區通古斯河附近墜落并引發大爆炸,這次爆炸使超過2150平方公里內的6000萬棵樹焚毀倒下,森林夷為平地。研究者認為,通古斯大爆炸的威力大約相當于10到20兆噸TN T,這一威力是在廣島投放的原子彈的1000倍。內憂外患的滿清政府,此時正忙于最后幾年的掙扎,沒人注意到發生在蒙古高原以北的這場大爆炸。
      
       當明末清初嚴厲的海禁政策解禁之后,中國對東南亞的海外貿易已經很難恢復。因為在海禁政策嚴厲執行的三十多年中,在市場的真空狀態刺激下,西歐社會圍繞商品生產展開的工業化進程,已經向東南亞市場滲透,當海外貿易重新開啟后,中國商人發現,除某些特殊奢侈品外,大宗商品的市場份額已經被后起的歐洲殖民地產品占領。正是這種商品對市場的欲望,最終將“貿易戰爭”推到了帝國的港口。但是,我們時隔一個多世紀,還是很難從“國際貿易”的角度來理解這種“前現代”的“后果”。
      
       為什么古典時代的我們顯得如此“木知木覺”呢?因為“現代”之前的人類,仿佛生活在不同時空組成的“平行宇宙”之中,我們幾乎不知道對方的存在,表現在每個社會都有一種屬于自己的時間觀?!皶r-空轉換與現代性的擴張相一致,直到本世紀(20世紀)才得以完成,它的主要表征之一是日歷在全世界范圍內的標準化,每一個人現在都遵循著同樣的計時體系”,吉登斯指出,這種由“西方旅行家和探險家對世界的‘邊遠’地區的發現”,使人們在人類史上第一次有機會打破時-空的束縛,將世界各地的時間與空間分別整合在一起。
      
       吉登斯提出了“脫域”一詞,“社會關系從彼此互動的地域性關聯中,從通過對不確定度時間的無限穿越而被重構的關聯中‘脫離出來’”。如此復雜的一句話,簡單來說,人與人之間,社會與社會之間,文化與文化之間,跳出了原先看得見摸得著,由習俗、制度、文化-社會結構或者地域性歷史進程連接的關系,進入了一種依靠“現代組織與制度”聯系起來的“現代秩序”———當然,這種秩序的建立,離不開對現代交通、通訊技術進步與新能源的開發。這種現代的方式“以傳統社會中人們無法想象的方式把地方性與全球性的因素連接起來,而且通過兩者的經常性連接,直接影響著千萬人的生活”。
      
       看不見,卻信任
      
       假設我有一輛車(實際上我沒有),我當初下決心買這輛車的初衷,是為了縮短我出行的時間(當然也不排除出于中產階級的虛榮心);其實還有一個深層次的理由:我相信這一種建立在“現代”體系下的保障原則——— 我可以幾乎隨時隨地加到燃料汽油,保證我可以在今天之后,明天、后天乃至更久的時間都能繼續這種生活。而實際上呢,由于離我(上海)最近的東海油田,遠在500公里之外的公海之上,我并不確定我在附近加油站獲得的汽油來自哪里,這是哪個煉油廠的產品,這些原油來自哪里———俄羅斯?南海?中東?每天的油價是如何受到世界石油輸出國組織(O PEC)的調控,又在何種程度上受到中東局勢變化,北非政變的影響?
      
       這里出現了一個關鍵的概念,“全球化”,“自從機械印刷術引入歐洲以來,通訊方面的機械化技術劇烈地影響著全球化的所有方面。它們構成了現代性的反思與斷裂的重要方面,而正是反思與斷裂,將現代從傳統中分裂了出來”。不少研究者努力將全球化追溯到“現代”之前更早期的時代,不可否認,跨區域的普遍聯系,的確是人類社會在歷史上由來已久的構成方式。但是,隨著資本主義出現的現代意義上的“全球化”,才真正完成了社會的“異化”,某一個國家可以只生產一種或少數幾種產品,澳大利亞的羊毛和冬小麥、哥倫比亞的咖啡豆、古巴的糖、中東的石油、日本的高科技產品———為了在原料配置、產品銷售、運輸等等方面達到利益的最大化。
      
       可是,我們忍不住要問,這種現代的“全球化”的生產-消費格局,對糧食生產大國以外大多數產品的生產者來說,豈不是非常脆弱?因為大多數生產者需要賣掉咖啡豆或糖或石油,再來買入其他消費品;而單一生產,勢必受到世界價格體系波動的影響。比如,世界石油交易情況,對中東局勢的變化非常敏感。換言之,是什么使人們甘冒只生產少數產品的“風險”,為追求更高的利潤?
      
       “信任”,吉登斯提到。盡管這種信任與我們之間體會到的人與人之間,時-空間的連續關系有著共同的心理源頭,但是,現代的“信任”與前現代(傳統)的“信任”之間,最大的差別在于“抽象體系:時-空無限制條件下的穩定的關系”———也就是,我們對抽象的,看不見的,沒有直接接觸的世界體系的“信任”。
      
       現代社會在技術上給予我們足夠的許諾與保障,使我們相信,可以依靠某個超越我們日常生活空間的龐大的看不見的抽象體系。雖然,我沒親眼看到任何一個海上石油鉆井平臺,或者是沙漠邊緣的油井,但我相信,這些我只通過電視或圖片見到的這些“現代的”汽油生產/運輸方式,讓我在我家附近和可能到達地區隨時能找到提供加油服務的加油站;同理,我也沒有親眼見到過琳瑯滿目超市中任何一件商品的生產和運輸過程,但我相信,有一個真實存在的體系,保證著我們的“現代”生活,我不會為米、油、糖的供應感到擔心。當然,還有鹽,是的,鹽!
      
       分享收益,也分享風險
      
       然而,吉登斯并非一個盲目樂觀的研究者,否則他也不會成為當代最重要的社會理論家之一。與信任相對,當然是“不信任”,而這種不信任則隨著人們對“脫域”的體驗而不斷變化,我們可以將其概括為“風險”,“信任與風險,機會與危險,現代性的這些兩極矛盾的性質滲進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也影響著地方化和全球化之間的相互嵌入過程”。
      
       當我們將自己牢牢“嵌入”了世界體系之時,也是我們與世界體系共同分享“收益與風險”之日。信任“聯合國糧農組織”對世界主要糧食作物市場未來預測的農場主,按照可能的交易狀況分配土地和肥料,大多數情況,他們可能會獲得足夠的收益,但世界范圍的糧食價格下跌,也可能跌進他們的成本;當然,傳統社會自給自足的農民會可能面臨氣候異常的風險。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現代的蔗農或咖啡、橡膠種植者身上。
      
       這只是風險的一個層面,“核戰爭的可能性、生態災難、不可遏制的人口爆炸、全球經濟交流的崩潰,以及其他潛在的全球性災難,對我們每一個人都勾畫出了一幅令人不安的危險前景”?,F代社會在帶給我們某種生活方式的同時,也將我們暴露在更多“風險”面前。
      
       3月11日,日本東北地區宮城縣北部發生的里氏9.0級強震,隨后導致一系列包括海嘯,以及福島第一核電站泄漏事故在內的災害,將我們與“現代性的后果”放在同一個平臺上,這個距離我們兩千公里的地區,在世界范圍內引發了一波又一波社會回應與反思的“浪潮”。
      
       這是一個發生在2000公里外的災難,我們所能獲得的信息來自網絡和電視媒體,參觀過核反應堆和了解核泄漏機制的人數,在人群中可能都維持在相對較低的百分比,換言之,距離和專業化知識在空間和經驗上都讓我們遠離了“風險”。然而現代社會借助運輸與通訊技術造成的“脫域”,使我們很難評估我們與“風險”之間的實際距離———事實上,此次核泄漏既不比廣島核彈爆炸離我們更近,也遠沒有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來得更嚴重,反而是隨著傳媒與通信的進一步發達,使我們從更多媒介比以往接收更多“事實”的情況下,要比過去更容易懷疑“風險”的出現,從某種意義上,與“現代性”的初衷有所背離。
      
       這或許是二十年之前的吉登斯沒有預見到的,不過,上述種種都是現代性可能出現的“后果”,正如吉登斯所言,“現代性的根本后果之一是全球化……它既在碎化也在整合,它引入了世界相互依賴的新形式……它創造了風險和危險的新形式,同時它也使全球安全的可能性延伸到了力所能及的地方?!迸c此同時,“現代性的全球化不僅體現在它的影響上,而且也體現在知識的反思性上”,或許這種知識的反思有助于我們更自省地審視現代性帶來的所有后果。
      
       ● 張經緯(人類學者,上海)
      
      版次:GB18 版名:南方閱讀 南都推薦 稿源:南方都市報 2011-05-15
      http://gcontent.oeeee.com/6/e0/6e007f295ed3142b/Blog/e8d/bd71a0.html
  •     對吉登斯不感冒是因為我對這樣圍繞一個概念(modernity)想要把自身的理論疆界拓展到社會各個方面并且想對現實產生作用的包羅萬象式野心非常懷疑。。。。雖然對吉登斯研究的是transformation必然包括了社會各個方面的變遷,而且作用于現實還挺符合他的structuration理論的。。。
      
      但我還是不喜歡他!第一,他寫的太多了,我就算一天讀兩本也無法在一個月內寫出一篇對吉登斯critical account來。。。第二,他是概念發明狂,而這些概念和前人都有多少不同還值得懷疑。
      
      三個問題:1 如何用structuration來解釋discountinuities?即如果按照前者,則我們和過去有聯系(那么斷裂因何存在?),如何理解present 和past的關系?如果從吉登斯批判歷史唯物主義的歷史觀來看,present并非過去的產物,那么這種聯系是怎樣的?如果我們今天面臨的現代性是和過去社會的完全不同,那么又怎么用structuration理論來解釋這種不同呢?
      
      2 在吉登斯看來,文化是什么?是norms還是cognition?在reembeddness的過程里面,culture的作用是什么?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按照吉登斯所說,涉及到local context
      
      3 Reflexivity在吉登斯看來,是一種consequences of modernity,而且因為知識的生產由此被拽到不同的方向,而知識又將作用于結構和行動,最后社會的變遷就變得不可控制。在吉登斯看來,拯救人們從這些consequences當中脫離的不是反思的能力,這和其他理論家很不同。
  •     【第一部分】
      
      利奧塔:后現代性。揚棄宏大敘事、進步論、歷史規律。知識的多樣性。
      反對:關于社會的系統性知識仍然是存在的。
      
      現代性:社會進化論敘事
      現代性:斷裂
      
      社會學經典創始人:馬克思、涂爾干、韋伯都注意到現代工廠工作的不良后果。前兩者認為現代性自身能解決之。
      未意識到:生態破壞、極權主義、戰爭
      “我們今天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是一個可怕而危險的世界”
      
      現代性的最大動因:馬克思:資本主義。涂爾干:工業主義(而非資本主義)韋伯:合理資本主義,“合理化”
      
      時間-空間伸延
      前現代文化:時間和地點聯系在一起-機械鐘發明使時間獨立-標準化
      脫域disembeding:象征標志(脫離具體場景的符號,如貨幣)和專家系統的建立,使時空伸延成為可能
      脫域機制依賴于信任/信奉
      我們時刻受專家系統影響但對其沒什么了解,只能信任
      “書寫文字擴展了時-空伸延的范圍,產生出一種關于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思維方式”
      
      “知識的反思性運用:關于社會生活的系統性知識的生產,本身成為社會系統之再生產的內在組成部分,從而使社會生活從傳統的恒定性束縛中游離出來”
      
      后現代性是現代性開始理解自身
      “啟蒙理論,以及一般意義上的西方文化,產生于某種強調神學目的論以及上帝恩賜之成就的宗教情境”
      “如果理性的范圍是完全不受約束的,就沒有任何知識能建立在毫無疑義的基礎上”(康德?。?br />   
      “西方對世界其他地區控制的日漸減弱,并不是最早誕生于西方的種種制度的沖擊力逐漸減弱的結果,倒是它們全球性擴張的結果?!?br />   
      
      【第二部分】
      
      現代性四個制度性維度
      資本主義:資本私人占有和雇傭勞動關系為中心的面向市場的商品生產體系,經濟與政治脫離并支配其他制度
      工業主義:規范化社會組織下利用物質資源機械化生產,人化自然
      監督機器:對信息和社會督導的控制
      對暴力機構的控制:
      
      
      【第三部分】
      
      信任-本體性安全ontological security。對抗本體性焦慮。本體性焦慮:自我認同與外界確實持存?
      早期生活中獲得的基本信任減弱了人們的本體性焦慮
      埃里克森(心理學觀點)
      
      前現代信任:地域性信任。親緣,傳統,地域,宗教
      現代信任:脫域,抽象的信任。友誼,抽象體系,未來取向的非實在論
      前現代風險:自然,暴力,失去宗教庇護
      現代風險:反思性,戰爭工業化,無意義
      
      
      【第四部分】
      
      現代人強烈想尋找可信任的人
      抽象體系的非個人化:禮俗社會-法理社會(滕尼斯)?!豆ぞ呃硇耘小罚ɑ艨撕D?。技術世界與生活世界分離(哈貝馬斯)
      社區被毀壞,親緣關系重要性大大下降。
      
      現代性的風險:
      全球化的風險
      人化環境的風險
      影響千百人的制度風險
      風險意識已不可能被宗教抹平
      公眾已了解風險(公共關系)
      沒有全能的專家
      
      對現代性風險的態度:
      實用主義的接受現實
      啟蒙主義式的,樂觀、相信天意理性presidential reason
      犬儒主義,悲觀主義
      激進卷入,對抗
      
      現代性的現象學:
      非地域化與再嵌入。熟悉性和地域性脫鉤。地域化結構重組?,F代性并非吞噬個人生活。
      親密與非個性
      專業化知識與對知識的再占有。地方性知識消失,對身邊的東西缺乏了解。對技術知識再占有,運用到日常生活。
      隱私與卷入。無力控制,卻難以置身事外
      
      后現代性:從認識論角度理解轉型現象,個人的無力,認識論和個人的終結
      激進現代性:從具體的情境變化理解轉型,認為可以得到現代性發展情況的系統性知識,個人喪失力量也重獲力量
      
      
      【第五部分】
      烏托邦現實主義:
      社會知識的循環性:新知識影響社會本身和自然,社會領域并不穩定。
      人們的利益和目標并不統一
      “我們并不能掌握‘歷史’,并使其屈從于我們的集體目標。即使我們在自己的活動中創造和再創造了社會生活,我們也仍然不能完全控制它?!?br />   “我們必須恪守馬克思主義的原則,即:如果沒有同制度的內在可能性結合起來的話,尋求社會變遷在實踐上就沒有什么作用。正是借助該原則,馬克思才使自己與烏托邦主義鮮明地區別開來”
      
      生活的政治(自我實現)/解放的政治(反對不平等)
      “我們生活在這樣的時代,在這里,個人的認同和實現個人尊嚴等非常個人化的經驗,成了破壞性政治力量的主要成分?!保_茲阿克,《個人或行星:工業社會的創造性分解》)
      龐大的機制不是威脅,而是降低風險和個人自我實現的條件
      
      后現代性:
      多層次的民主參與
      超越匱乏型體系
      非軍事化
      技術的人道化
  •     陸陸續續通讀了三遍以后(有的章節看得更多),自己感到對這本書仍然是不甚了了。但是無論如何,應該把讀書時的疑惑和思考寫下來了。
      這本書要表達什么呢? 依我的理解,吉登斯想要表達的是,現代社會的現代性具有兩面性,一方面,它除了使人們生活得更富足,脫離自然的奴役的同時,更有可能由于人的“設計錯誤”及“操作失誤”,讓社會存在極大的風險,使得現代社會變成一頭“猛獸”。為此,我們要對現代性的負面后果保持清醒的認識,才能“駕馭猛獸”,使得良性的正面的“現代性的后果”得以實現。進一步理解是,如果說在傳統社會,人類社會的首要威脅主要來自自然界的話,那么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到了現代社會,自然界對人類的威脅被人類社會本身的威脅所取代。人類社會良性發展的條件,從改造自然變為改造人類社會本身。
      沿著這樣的思路,我感覺本書的論述脈絡主線是:現代性——現代性的動力——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現代性與全球化——信任與現代性,現代性的后果(風險社會)——現代性后果的控制(駕馭猛獸)。下面就分別闡述脈絡中這些概念的理解。
      1、 現代性
      現代性的含義:
      在在第一部分的導言里面,吉登斯開宗明義的點出:“現代性指社會生活或組織模式,大約十七世紀出現在歐洲,并且在后來的歲月里,程度不同地在世界范圍內產生著影響”。[P1] 吉登斯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論點,是建立在他獨有的出發點之上的。這個出發點就是關于現代社會發展的“斷裂論的”解釋。他進一步論述,“我所說的斷裂,是指現代的社會制度在某些方面是獨一無二的,其在形式上異于所有類型的傳統秩序”。[P3]
      現代性的斷裂:
      “某些方面”是指哪些方面呢?吉登斯指出,現代性的斷裂,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現代性到來的絕對速度;二是體現在變遷的范圍上;三是現代制度固有的特性,某些現代社會的組織形式并不能簡單地從以前的歷史時期里找到。正是這三個方面的特征,體現了現代社會與傳統社會的斷裂。
      現代性的兩面性:
      吉登斯認為,過去的社會學家之所以不重視現代性的斷裂性,是因為他們要么受宇宙目的論的影響,要么受社會進化論的影響,“把人類歷史看作是有一個總的發展方向,并受著某種具有普遍性的動力原則所支配的過程”。在吉登斯看來,社會學的經典締造者們都極為看重現代性的機會方面,沒能預見到現代性更為黑暗的一面究竟有多嚴重。吉登斯舉生態危機與現代極權的例子來說明了經典社會學家的這一弱點。
      2、現代性的動力
      我覺得“現代性的動力”這個概念論述的含糊,是理解《現代性的后果》這本書的難點之一。
     ?。?)定義的模糊
      吉登斯首先寫道:“社會學中最著名的理論傳統,包括那些從馬克思、涂爾干和韋伯著作引伸出來的觀點,在解釋現代性的性質時都傾向于注意某種單一的駕馭社會巨變的動力”。P9吉登斯接著例舉了馬克思的“資本主義”,涂爾干的“工業主義”,還有韋伯的“合理化”。在這種語境下的這種論述——“某種單一的駕馭社會巨變的動力”——顯然讓人很容易把“資本主義”,“工業主義”及“合理化”視為現代性的動力。但是后面吉登斯同志話鋒一轉地總結道,“現代性在制度性的層次上是多維的,每一個被各種傳統詳細說明的要素都發揮著自己的作用?!盤10還有,第二部分的一始,吉登斯便寫到:“前面我提到過,大多數社會學觀點或理論的取向,是尋求對現代社會作某一種單一的、占主導地位的制度性闡釋:即現代性諸制度究竟資本主義的,還是工業化的”?P49到這里,明顯看得出來,“某種單一的駕馭社會巨變的動力”(現代性的動力)與“現代性在制度上的層次”(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這兩個概念所指的是同樣的東西——都是指資本主義或者工業主義等因素。也就是說,按這樣的理解,“現代性的動力”與“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根本就是同一個概念。除非,“某種單一的駕馭社會巨變的動力”指的不是現代性的動力。
      帶著這個疑問往下看,到第一部分結束的時候,吉登斯終于對現代性動力做了一個界定,他指出,“時間和空間的分離”、“脫域機制的發展”和“知識的反思性運用”是“現代性動力的三種主要來源”。P47到這里,我們可以說,“某種單一的駕馭社會巨變的動力”指的不是現代性的動力。但其實,我們還是沒辦法確切指出何為現代性的動力,因為嚴格的說,“現代性動力的三種主要來源”從字面上理解,與“現代性的動力”指的并不是一回事。但是,我們已經被吉登斯概念界定的擦邊球搞得暈頭轉向了,就姑且認為現代性的動力就是這三個吧:時間和空間的分離、脫域機制的發展和知識性的反思運用。
     ?。?)因果關系的混亂
      所謂“現代性的動力”,一般的理解應該是現代性得以出現的動力機制,也就是說,得先有那種動力機制,然后在那種動力的作用下,現代性才得以產生。吉登斯應該也是這個意思,比如,他在闡述“知識的反思性運用”這個現代性的動力之一時說到,“關于社會生活的系統性知識的生產,本身成為社會系統之再生產的內在組成部分,從而使社會生活從傳統的恒定性束縛中游離出來?!盤47由些看出,吉登斯也是認為,正是知識性的反思運用,使得人類社會從傳統走向了現代。進一步理解,現代性的動力機制,導致了現代性(表現為與傳統有別的各種特點)的產生,或者說,現代性的動力是因,而現代性的特點是果。
      但是,吉登斯又緊接著論述道,“把現代性這三個方面的特性聯系起來,將有助于理解為什么生活在現代世界,猶如置身于朝向四方急馳狂奔的不可駕馭的力量之中”。 P47“現代性的動力”這個因,與“現代性的特性”這個果在這句話的語境里面直接等同!看到這里,我們不禁要問,時間和空間的分離、脫域機制的發展和知識性的反思運用這三個動力機制究竟是現代性的因,還是現代性的果(表現為現代性的特點)?
      折中的理解是這三種動力機制使得現代性產生以后,仍然在現代社會中發揮作用,所以,把這三種動力機制看成是現代性的特性,倒是可以接受的。上下文看起來所以感到混亂,原因在于吉登斯并沒有對這三種動力機制造成現代性出現的過程詳細論證,使讀者感到現代性的原因歸結相當牽強之余,便直接將這三種動力機制作為現代性的特性,難免給人避重就輕的感覺。
      不管怎么說,讀完第一部分之后,讀者對吉登斯將現代性歸結為“時間和空間的分離”、“脫域機制的發展”和“知識性的反思運用”——令人耳一新的概念——這三個動力機制,留下深刻的印象。另一方面,吉登斯在書里面宣布了歷史進化論的終結,歷史目的論的隱沒,激起了一向把進步看成想當然的我們進一步把這本書看下去的欲望。我們很想知道,這三個動力機制是怎么樣把現代社會變成難以駕馭的猛獸的。但是,進一步的閱讀讓人非常失望。
      3、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
       什么叫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呢?按我的理解,應該指的是現代性特點的制度層面的表現。吉登斯認為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有四個方面:資本主義,工業主義,監督和軍事力量。這四個維度中, “資本主義”與“工業主義”是吉登斯批判過的“單一的駕馭社會巨變的動力”,盡管吉登斯加了“監督”和“軍事力量”這兩個維度,但是他仍逃不了試圖把經典社會學的傳統概念加以雜燴變成自己新的解釋機制的嫌疑。
      回想閱讀第一部分時看到他所羅列的全新概念時的激動,再看看下面這些話:“我們應該把對秩序的探討變為社會體系究竟怎么樣把時間和空間‘連接’起來的”P12;“時空分離及其標準化了的、‘虛化’的尺度的形成,鑿通了社會與其‘嵌入’到在場情境的特殊性之間的關節點”P17;“時間和空間已被重新組合起來以便構筑起關于行動和經驗的世界—歷史的真實框架”P18……雖然抽象得讓人想自殺,但是沖著他對時間—空間概念的這種喋喋不休的論述,我們鼓起勇氣繼續看下去,總感覺吉登斯會給我們一個與傳統社會學完全不同的架構(吉登斯應該也有這樣的想法),如果是這樣,理解這些抽象到不著邊際的概念雖然痛苦,但還是值得的。沒想到,吉登斯用新瓶裝老酒,把我們戲耍了一番。
      我們不禁要問,第一部分我們辛辛苦苦,費盡周折地閱讀才一知半解的三大動力機制或者說現代性的特性——時間和空間的分離、脫域機制的發展和知識性的反思運用,與這四個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有什么關系?基本上沒有關系。在論述這四個制度性維度中,吉登斯通篇都是對經典社會學概念——其實他一直想拋開——的再闡析。第一部分的那些概念,幾乎被他拋棄了。還好,他后來似乎想起來了,在論述的末尾加了那么一句話:“在所有這些制度性的維度后面,存在著前面所分析過的現代性動力機制的三種來源:時—空伸延(應該是分離——筆者注),脫域機制和反思特性。它們本身并不是制度類型,而是前面段落里提及的歷史性變革的有利條件。沒有這些條件,現代性從傳統秩序中分離開來的過程就不可能如些激進,如此迅速,并橫跨如些廣闊的世界舞臺”。我想這些話吉登斯自己說得都沒底氣。因為這個這么重要的結論,他不但沒有具體的論述(也可能確實沒有什么可說的),而且“時間和空間的分離、脫域機制的發展和知識性的反思”這個任吉登斯打扮的“小姑娘”先是“現代性的動力”,再后來是“現代性的特性”,在這里,又變成了現代性得以產生的條件??傊?,吉登斯就是說得敷衍,牽強,簡直就是忽悠讀者。吉登斯不到CCTV的春晚上去和趙本山搭檔表演,真是可惜了。
      4、現代性與全球化
      現代性的全球化在這里是現代性四個制度性維度的延續,也分成四個維度,即世界資本主義經濟,國際勞動分工,民族國家體系,世界軍事秩序?,F代性的全球化仍然不見第一部分所闡述的三大動力機制的蹤影。時間和空間的分離到哪里去了?脫域機制到哪里去了?知識的反思性運用到哪里去了?它們分別在現代性的全球化中起什么作用?吉登斯沒有提到。甚到連那些詞都沒提到。也許吉登斯也覺得這樣不太好,因此,在某些句子里面終于好歹用上了“反思”這個詞。例如:“民族國家體系早就具有了作為了一個整體的現代性反思特征?,F實的主權本身,誠如我們業已指出的原因那樣,應該被視作某種不斷地反思性地加以監測的東西”,“前現代時期,很少有這種類型的所謂反思性的秩序存在”等等P64。吉登斯似乎想把民族國家體系這個維度與“知識的反思性運用”這個現代性的因素生拉硬扯到一起。不得不說,這樣的手法很拙劣。
      我們可以看到,現代性的全球化與第一部分所闡明了的概念并沒有什么太大的關系,加上現代性的制度性維度與第一部分也沒什么關系。所以實際上,第二部分完全是相對獨立的,不看第一部分,我們也完全能看懂第二部分。
      5、信任與現代性
      久違的第一部分的概念終于回來了。脫域和抽像體系(象征符號和專家系統)的概念,在第一部分我們已經生吞活剝的接受了,那在這一部分(第三部分),我們也不難理解,在一個“各類脫域制度將地區化的實踐與全球化的社會關系連接在一起,組織著日常生活的主要方面”的社會,信任是必不可少的。信任是現代性的必要條件,沒有信任,現代社會將無法運轉。
      6、現代性的后果(風險社會)
      在第三部分的最后一節“前現代與現代中,提到了與信任相對的“風險環境”的問題。在這里,我的理解是,信任固然可以使現代社會運轉,但卻無法消解現代社會的風險。
      在第四部分,繼續強論述信任在維系抽象體系與個人日常生活的作用(抽象體系與親密關系的轉變),但我始終理解不了吉登斯為何在這一部分切入風險社會的論述,始終進入不了他的話語系統。
      7、現代性后果的控制(駕馭猛獸)
      因為對現代性的后果這一部分理解不透,所以對吉登斯 “駕馭猛獸”的方法也是一知半解??偟挠∠笫牵?br />  ?。?)吉登斯強調風險社會,他的問題解決方法是一種未來取向的方法。歷史決定論(如馬克思主義),因為相信未來是確定的(美好的),因此關注的焦點是當前的階級狀況,解放的政治是他們政治活動的核心。而在吉登斯看來,未來是不確定的,是一個風險社會,在危機面前,沒有人可以避免。所以,僅僅強調解放政治,強調階級的翻身是非常狹隘的;吉登斯認為,在面臨共同的危機時,解放的政治僅僅是政治活動的一個維度,還需要關注的有“生活的政治”,“地方的政治化”,和“全球的政治化”等。這就是吉登斯的“烏托邦現實主義的維度”。
     ?。?)相應的,在社會運動方面,也不能只關注勞工運動,民主運動,生態運動與和平運動作為未來導向的社會運動的其他三個維度,也必須予以關注。
      如果我們對現代性的后果控制得好,那么好的后果——后現代性就會出現,那時后現代的秩序會是:資本主義的維度是超越匱乏型體系,工業主義的維度是技術的人道化,監督的維度是多層次的民主參與,而軍事力量的維度則是非軍事化。但是現代性也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后果,那樣的話,現代性的四個維度在這里相應的會是:經濟增長機制的崩潰;生態破壞和災難;極權的增長還有核沖突和大規模戰爭。
      以上就是我閱讀《現代性的后果》這本書的感想。
      閱讀結論:
      1、《現代性的后果》不值得閱讀,只不過是一些花哨概念堆砌出來的舊思想,十年后將被證明是爛書一本;
      2、如果不幸已經讀了,還讀了好幾遍,必須認識到,吉登斯如果不是一個欺世盜名的人,至少是一個不嚴謹的學者;
      3、對吉登斯的其他作品盡量敬而遠之。
      
      
  •     什么是“風險”
      
      要理解現代社會賴以維系的基礎——“專家系統”,先要知道一個概念:“風險(RISK)”。
      作為生來就活在現代社會的人,我們也許想不到,這么常見的一個詞語,出現的非常晚。
      他最早出現在西班牙語中,表示在穿越大西洋駛向美洲中的種種不確定因素。
      并且,直到17世紀,這個詞語才被翻譯成英文。
      而這個詞語,被用來形容現代社會(RISK SOCIETY),是20年前才開始的。
      被介紹到中國來,也只是這兩年的事情。
      
      難道古代人就沒有生活在充滿不確定因素的環境中么?
      恰恰相反,古人對世界的無知和缺乏控制力遠遠超過現代人。
      因此,不論是種植的收獲,還是對于一次穿越海洋的冒險,他們都會殺牛宰羊向神靈禱告。
      在古代人看來,世界的不可控理所當然的。
      
      但科技的發展,人類對自身的處境越來越有控制力。遠洋航行不再是冒險,但人們并無法避免失敗的危險。
      然而,人們也不再把失敗的原因歸結于神的意志,而是從人自己身上找原因。
      比如:
      遇到海盜被洗劫——航船的火炮不夠猛;
      遇到觸礁沉船——海圖還不夠詳細;
      風浪掛翻——船體還不夠結實。
      
      在這樣的情況下,“風險”作為一個概念才被提出來了。
      什么叫“風險”?就是人們為應對各種不可控因素而營造出的防范機制無法運作的各種可能性。
      船堅炮利,但是敵人出現的時候,火炮突然失靈了;
      海圖詳細,但恰恰船長喝多了開錯航線;
      船體牢靠,但恰恰有那么一塊船板年久失修進水了。
      
      風險,意味著在人為制造的防患體系中產生的不可控制/疏漏因素。
      而且,為了降低風險,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人造的防患體系建造的越來越復雜,越來越無孔不入。
      直到現代社會,人類和自然相分隔到:所有人都生活在一個人造的環境之中。
      
      什么是“人造環境”
      
      “人造環境”,并不是我們通常說的“溫室環境”這么簡單。
      繼續舉遠洋航行的例子來說:
      古代人要穿越海洋,他們暴露在自然環境下因素包括——不可預知的天氣、一無所知的洋流、登陸取水碰到的食人族。
      但現在,遠洋航行中的一切都是在安排的拖拖貼貼的人造環境里實施的:衛星導航、GPS監控、可以承受一切巨大風浪的船體、聯成一體的現代全球港口和航運體系。
      當然,不僅僅是海船,我們生活的一切都已經被人造環境營造了——結構復雜的鋼筋水泥建筑、多層澆筑的高速公路、大都市管道系統(metro)等等。
      
      但是,這些人造環境太復雜了,以至于——不可能有哪個個人能強大到了解這些人造環境的方方面面。
      在古代,人們自己造房子、自己種植、制造食品、為出行準備交通工具。
      但現代人,只能把這些都交托在別人手中。
      但交托在哪些人手中呢?答案是:各個方面的專家。
      
      
      什么是“專家系統”
      
      造房子的建筑師、種植的農場主、食品制造企業、汽車生產商等等。
      我們根本不需要知道為我們建造房屋的人是誰。
      我們唯一可以依賴的是:這個人取得了房屋生產的執照——他是這個方面的專家系統的成員。
      
      這個“專家系統”,包括了——發明者,如建筑師;制造者,如建筑工人;監控者,如房屋質量管理機構;等等。
      而復雜的現代社會就是由無數個這樣的“專家系統”構成的。
      你我也是其中一員。
      舉例來說:我的工作是編輯,在那些提交稿件的作者面前,我就是稿件修改規范方面的“專家”——雖然我干這行還不到一年。
      但我在這個系統里面,我就是某種意義上的“專家”。
      
      理論上,當這些“專家系統”各司其職的時候,房屋就是可靠的,汽車就是安全的,現代社會就是能正常運轉的。
      但很可惜,“專家系統”,并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靠譜。
      而且,這種不靠譜,決不僅僅像外人想象的那樣,僅僅因為某些職員的瀆職。
      而是,在于:這個系統,并不是為了它被人們認為的那個目標在運轉。
      
      “這個系統,并不是為了它被人們認為的那個目標在運轉?!边@句話非常難理解,如果你還有耐心,請繼續看我的舉例解釋。
      
      專家系統是如何被信任的
      
      相信,很多朋友最近都收到過朋友的溫馨短消息提醒:
      某時某地某人,因為喝了易拉罐飲料感染病菌死亡。
      原因是易拉罐瓶子因為運輸保存等原因,極為骯臟,比廁所還骯臟,有OOXX種病菌。
      
      相信在看到這個短消息之前,很多朋友跟我一樣,根本不會意識到易拉罐表面是在幾乎沒有衛生防范的環境下運輸和保存的。
      也就是說,按照衛生的標準,根本不能拿起來開罐就喝。
      與之相對的是,我們去偏僻鄉下農夫的茅屋里,淳樸熱情的老農端出一碗水給你。你的第一反映也許是——這碗干凈么?這水能喝么?而其實,老農的碗也許非常干凈。
      
      這是個很極端的對比。
      對易拉罐與生俱來的信任和對農夫水碗警惕的不信任,正是因為現代社會中的人們已經養成了對“專家系統”提供物品的信任。
      但事實上,易拉罐飲料生產商喝它的衛生標準上,從來沒有說過,它的罐子是可以不經過清潔,就拿起來就喝的。
      
      這正是為什么我們說:“這個系統,并不是為了它被人們認為的那個目標在運轉?!?
      看懂了這個,我們進入正題:為什么投資銀行在處理貸款上的不負責任讓外行人目瞪口呆;為什么中國的奶粉企業在生產奶粉時,表現出如此的無良。
      
      問題的核心:專家系統是如何失靈的
      
      專家系統的失靈,并不僅僅是某個人、某些人的瀆職。
      而是現代社會科層制組織發展的必然。
      
      打個不很恰當的比喻來說:
      為了跨洋遠航,人們建造一條船,在船上配備瞭望員系統。
      但后來,雷達被發明出來,有人想嘗試把它應用到海洋安全上。
      瞭望員們為了維護人工瞭望這項職業,必然千方百計打壓雷達這個新玩意兒。
      而且,關于遠洋航行瞭望的所有技術參數和行業規范都掌握在瞭望員工會手中。他們可以拿出一大堆“科學證據”出來,說明雷達根本就是個毫不相干的東西。
      
      瞭望員這個“專家系統”設計出來,原本是為了維系航行安全的,如今卻成了阻礙航行安全的絆腳石。
      要命的是,瞭望員工會還發現:許多旅客很喜歡瞭望臺上的風景,于是便采取收費的模式,讓瞭望員下來,換上旅客上去看風景。
      因為瞭望員這個“專家系統”太“專業”了,外行人根本不知道它是怎末運作的,所以除了了解行業規則的人,根本意識不到自己的小命已經捏在別人手里。
      什么,你說我們“瀆職”,缺乏“良心”?
      對不起,“專家系統”之所以叫“專家系統”,之所以被認為“規范”和“科學”;就是因為這是一個理性系統,我們的一切都有我們的成文體系,外行人請讀四年本科外加三年碩士再來說吧。
      問題正在此:
      往投資銀行存錢的普通人根本想不到華爾街的那些衣冠得體的銀行家們對待金融投資的態度比嗑藥的賭徒還隨意。
      那些用來保證奶制品質量的現代科學流水線,反而成了有預謀添加化學物品的先進工具。
      
      那些原本用來防范我們這個按照規則運轉的現代社會可能遇到的種種“風險”的“專家體系”。如今,轉眼之間,變成了制造風險的根源。
  •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可以在各個層次上與之相結合;
      
      那個人的個性是如此理想化以致常見的錯誤和韌性的弱點都可以視而不見;
      
      愛情就像雷電和它最初發射出的光芒;
      
      愛情是世界上頭等重要的,為了愛情所有其他的想法(尤其是物質層面的要求)都可以被拋到腦后;
      
      不管所采取的行動對旁人來說多么夸張和荒唐,感情的全面投入都會倍受贊賞?!?br />   
      
       ——勞倫斯。斯通 《1500-1800 年英格蘭的家庭、性與婚姻》
      
      
      去年的最后一個午夜,我在冰場,燈火通明,男男女女們一邊玩接龍一邊等待著新年倒數,氣氛相當的欣欣向榮。
      
      零點的時候,全場停下來倒數,大家互祝新年快樂,我也傻樂傻樂的,跟著喊了兩嗓子。突然,氣氛瞬間變得有點詭異,環顧四周,眾多男男女女們開始kiss,伴隨著各種新年快樂的呼喊聲。一種荒謬感和虛無感迅速填充了我的神經,湖面像一只碩大的蒸鍋,那下面不是堅固的冰層和零度的湖水,烹調著各種姿勢的羅曼蒂克和海誓山盟。。。。
      
      
      H說這種荒謬感來自于存在性焦慮,推薦我看吉登斯的《現代性的后果》,我說,知識社會學不能解決個體的問題,只能增加對自身狀況的無力感。
      
      
      從現代與傳統的斷裂中,我們看到,反思性正在瓦解一切“確定的知識和情感”
      
      
      卡爾。波普在《推想與反駁》中說“現在所有的科學都建立在流沙之上”,我們同樣可以說,現在所有的情感都沸騰在蒸鍋里。傳統合法性被瓦解了的個體比過去任何時代都需要對親密關系的依賴來對自我存在的真實感進行確認,“過去的親密程度很少達到今天我們的個人關系和性關系的水平”。
      
      然而這種親密性的轉瞬即逝,又使得這種關系虛無化。我們在自己的一生中同大量的陌生人打交道,從相識到熟悉,到再次陌路,這樣的故事在我們身上不斷的上演,任何親密的菜肴都可能在瞬間被還原成原料。伴隨著轉瞬即逝的交往形式,他人終結了,我們的主體性發生了轉向,在自身內去尋求意義和穩定性,我們不再是處于共同以中整體的個人?!皞€人間的關系”只剩為一種愛好,一種休閑的瑣碎。
      
      
      我們需要把原來不相干的情感和需求作為材料,共同在一口鍋里爛燉,讓它們的味道融合來滿足我們“現代性的孤兒”對于“信任”的渴望。
      
      正常的個人再起早期生活中所獲得的基本信任的“劑量”,減弱或磨鈍了他們的存在性敏感度?;蛘哒f,我們需要一種“情感疫苗”,“用以對抗所有人都有可能感染的本體性焦慮”。而這種“單位劑量”的有效性通常來自于童年,如果缺乏經常性的照料所包含的愛撫和關懷,幼兒就不會滋生出對于他人或他物的“真實性”意識。內在的可信任性的缺場正好映射出外部世界的不可靠性。
      
      這種情感疫苗不必然來自于父母的照料和慈愛,也來自于現代性抽象體系和專家系統給予的確認和規訓。大多數人沒有對現代性帶來的陌生感到不適,因為我們的“情感疫苗”被成功注射,從某種程度上說,健康的我們是現代性的產品。我們接收了慣常性的缺乏,因為我們有一個存在感強烈的“未來”
      
      而對于“不健康的個體”而言,對日常生活中慣常性的依賴,如果這種慣常性的東西沒有了,焦慮就會撲面而來。存在性焦慮帶來對日常事物真實性的極端懷疑,也帶來了從日常中尋求真實性的極端需求。
      
      
      浪漫愛情關系、反思性的知識活動、超越一切愛著你的上帝——這些想象性的解決方案中,哪個才是可能的呢?
  •     遠與近
      
      《現代性的后果》124頁,吉登斯引用梅羅韋茲的話:一個人正在與世界的另一邊的一個人通電話,與同房間的一個人相比,他與遠處的那個人的距離倒更近一些(同房間的這個人無非是問問:“誰來的電話?她說什么?”,等等)。
      
      顯然,在這里交流的信息量的多少,是衡量所謂(人與人之間)遠與近的標準。那么,如果同房間的這個人僅有的兩句問話——無論是因為沒有被聽到,還是出于被問者的主觀因素————并沒有得到回應的時候,比之于簡單地“某某的,沒說什么”這樣的回答,我們是否可以說他們的距離更加遙遠?因為他們之間沒有交流,同房間之人發出的信息沒有得到反饋,至少從表面上看著是這樣的。
      
      但實際上,被問者的不作答,對于發問者來說,也是一種反饋——因為其必然在發問者的心理上引起一些反響。表面上看到的無交流,其實也是一種交流。所以,他們之間的距離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遙遠。
      
      這種交流是一種不必回應的交流。
      
      我們設想一下這種不必回應的交流的極端形式——就是被問者不在場、發問者又知其不在場的情況。
      
      由此看來,所謂交流,可以是一個人的事。它只發生在發出信息的人自己身上。那么,所謂兩個人之間的距離,遠與近,在此時就可以完全忽略被問者了。它完全取決于發問者自身的信息交流回饋與再回饋的密度。
      
      但光有密度似乎也難界定所謂的“近”。例如,在常態的交流下,通電話的兩個人,滿口都是廢話、彼此事務性的應付的時候,很難說他們之間的距離就一定離得近。
      
      還應該有一個重要性的因素來參與上述遠和近的界定。
      
      但何為重要?這是一個個人的問題。
      
      所以,人與人之間遠和近首先是個人的問題,不是兩個人的問題。
      
      一個人不斷地對另一個人進行思索、考量,并且自認為這很重要,那么他離那個人就非常之近。
      
      反之,他和另一個人即使物理意義上的非常近,也有可能離得很遠。因為這也有可能是一種只有密度,但并不重要的交流。
      
      那么,一個人認為重要而另一個人認為不重要的情況下,如何來判斷兩個人的遠和近呢?答案是一個人離另一個人近,而另一個人離前一個人遠。
      
      所以,不存在兩個人之間的遠和近,只有一個人離另一個人的遠和近。
      
  •   好認真的讀書報告,贊一個
  •   http://looooker.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8402&page=1&extra=#pid64392
  •   好~歡迎評論
  •   夏夜,微涼,慢歌,慢讀,
    張老師,偶喜歡您這篇文字的FIU哦 ~ @^^@
    “最后一次干旱降臨……”素有多應景啊……
    另:覺得本篇同樣適用于http://book.douban.com/subject/5375620/
  •   表示人類學家都要能預測未來~
  •   ● 張經緯(人類學者,上海)~~~ 是不是少了個學字捏。。。
    人類學學者——嗯。。。
    人類學者——介個學者素人類。。。
    哇哈哈。。。好歡樂 \(^o^)/~
    表示下次去上博還要去看張老師 ^^
  •   好啊,歡迎
  •   侖家覺得好好笑的。。。
    你都不甩一下。。。
  •   。。。笑點很奇怪,哈哈,你可以7月3號來,我正好有次講座~
  •   納尼 @_@
    在志愿者之家么
    您現在儼然一副學者派了哦。。
    好有FIU ~~~ 星星眼
  •   不是博物館的,上海一個公益論壇的
  •   東方論壇么
    題目是?
  •   復興論壇~長時段視野下,滿族興起與明代北邊
  •   >.<
    好專業
    怕聽不懂
  •   好吧。。。
  •   這..這本是1989還是1990出版的?
  •   http://books.google.com.hk/books/about/The_Consequences_of_Modernity.html?id=C46N9wtBI0gC
    我寫錯了,是1990年版
  •   其實我還是不太理解風險同信任的關系..- -
  •   就是說,我在超市里買的咖啡是哥倫比亞的,家具是瑞典的,玉米是美國的,這些生產和銷售體系遠在我的日常生活之外,雖然它們存在可能因為一場海嘯或核泄漏從我身邊的超市消失的“風險”,但基于我對世界體系(我沒到過美國,也沒去過哥倫比亞)的“信任”,我相信明天的超市里,還有這些產品,乃至今后的每一日。
  •   那,,風險出在哪里?是抽象系統(專家)告訴我們的..還是通過反思性得出..還是......
    我在這里卡殼了額...
  •   就是說,我們的生活不是靠看得見的體系聯系在一起的,而是通過“全球市場”、“國際匯率”、“全球氣候”等等看不見的因素聯絡的,這些風險,或者可以稱作,看不見的“風險”——因為是個體無法控制,甚至預見的。
  •   啊 我...可以腦殘地問:為什么這些風險被認為是風險么? = =..
  •   首先吉登斯提出這個概念是在冷戰剛剛結束/即將結束的時候,歐洲人至少有30年籠罩在核戰的陰影之下,這個風險在一定程度上,來自世界行將毀滅的威脅。另一方面,今天的世界雖然沒有冷戰威脅,但海灣戰爭引發的世界油價飆升,日本核泄漏引起的各種恐慌,都是這種“風險”的當代表征。
  •   看的時候覺得風險和信任是一對 但又不是很純粹的互為因果..
    送您懸賞分..0..謝謝??!
  •   即使是事前預設了吉登斯的欺世盜名,我也要好好讀幾遍,以免錯過了矯正自己謬誤的機會
  •   讀起來確實比較費勁,而且邏輯體系也不明了,但是其中的一些觀點還是有啟發意義的。
    也許造成這種不甚明了的現狀不是吉登斯的問題也許是現代性的問題!
  •   難道結構主義學派的作品就都邏輯清晰?
  •   所謂后現代就是把現代性建立過程中的一些基本假設——可以理解為現代工業社會、商品社會、市民社會的“基本結構”——給消解掉,所以叫做“解構”,瓦解掉這個現代文化的結構。
    中國文化為什么迅速后現代化了?因為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提出的那些基本假設和基本理念,比如經濟增長會帶來更多自由,比如努力必定有回報,比如人人都有公平競爭出人頭地的機會,比如先富帶后富,達則兼濟天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些現代性理性已經迅速被瓦解了??谔柋浪?,價值崩塌,大家只能作為原子化的個人尋找生活的意義而不能從社群中獲得,這就是后現代文化生活。
    中國大陸知識界用二十年時間把從弗洛伊德到馬克思·韋伯,到哈貝馬斯這里止步不前,因為再進一步就是后現代對現代性的批判和否定。在他們看來,中國連現代化啟蒙都沒有做好,遠遠不到搞后現代的時候。而在民間看來,共產主義理想破滅之后,沒多久資本主義也經濟危機了,社會文化多元化,價值觀亂七八糟沒個譜,大家都沒有什么崇高的社會追求,加上分配的不平等,從上到下所有人覺得一切思想主義都是狗屁。
    知識界的語境還停留在現代化,停留在啟蒙上,今年許多人還在呼吁回到五四,五四是什么?是呼喚啟蒙、民主、科學、理性、法治觀念這些典型的“現代化”觀念。但是草根社會的心境上已經完全是“后現代觀念”了——嘲笑一切規范,消解一切意義,解構一切價值。這就出現了精英文化和大眾文化的嚴重錯位。一邊是知識界老想完成五四未竟之功,聲嘶力竭地想要“啟蒙”,想自上而下喚醒民眾的現代理性,讓他們追尋現代理想;另一邊大眾都在玩“草泥馬”“亞美蝶”“很陳很冠西”這樣的文字游戲,都在開心網上偷菜,SM奴隸,對主義、價值、思想這種宏大詞語表現出“打醬油”的心態,自稱屁民,很是符合了“反智主義”的文化潮流。
    所謂中國的現代性和后現代問題,大抵如此。
  •   頂ls一下
  •   一邊是知識界老想完成五四未竟之功,聲嘶力竭地想要“啟蒙”,想自上而下喚醒民眾的現代理性,讓他們追尋現代理想;另一邊大眾都在玩“草泥馬”“亞美蝶”“很陳很冠西”這樣的文字游戲,都在開心網上偷菜,SM奴隸,對主義、價值、思想這種宏大詞語表現出“打醬油”的心態,自稱屁民,很是符合了“反智主義”的文化潮流。
  •   知識界的語境還停留在現代化,停留在啟蒙上,今年許多人還在呼吁回到五四,五四是什么?是呼喚啟蒙、民主、科學、理性、法治觀念這些典型的“現代化”觀念。但是草根社會的心境上已經完全是“后現代觀念”了——嘲笑一切規范,消解一切意義,解構一切價值。這就出現了精英文化和大眾文化的嚴重錯位。一邊是知識界老想完成五四未竟之功,聲嘶力竭地想要“啟蒙”,想自上而下喚醒民眾的現代理性,讓他們追尋現代理想;另一邊大眾都在玩“草泥馬”“亞美蝶”“很陳很冠西”這樣的文字游戲,都在開心網上偷菜,SM奴隸,對主義、價值、思想這種宏大詞語表現出“打醬油”的心態,自稱屁民,很是符合了“反智主義”的文化潮流。
      所謂中國的現代性和后現代問題,大抵如此。
    ========================================
    我倒不認為知識界和草根可以分得那么清楚,那么涇渭分明?,F今的中國社會之所以出現你所說的“反智主義”(其實反莊嚴主義會貼切一點),正如你提到的那樣,“對主義、價值、思想這些宏大詞語表現出‘打醬油’的心態”,是因為中國的主義、價值、思想這些宏大詞語都被官方壟斷了,所謂知識界想完成五四未竟之功,畢竟不是主流。只能說是在非御用文人圈中的主流,并未能在普羅大眾中形成號召力。于是有很多知識分子在草根中間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反智主義”文化潮流,要知道,他們反的不是五四的啟蒙,而是官方那種看起來莊嚴肅穆、義正詞嚴的假大空主義。所以,賀衛方才自稱是一只“草泥馬”不是嗎?
  •   這本書我只是草草讀了一遍,所以很多見解都沒有你了解的那么透徹。
    但是我想,是不是由于我們從小到大習慣教科書那種開宗明義的學習習慣,一個單詞一定要套上一個定義,才能閱讀得井井有條。
    西方人的思維習慣或許就是這樣,只是在書中循序漸進地探索。
  •   我倒沒覺得他和傳統社會學有啥區別。。。。他的社會的構成很多地方讓我覺得像舒茨,現代性后果還好,但民族國家那本就比較離譜了,尤其是民族國家和民族主義中間很大一部分和安德森差不多。。。
  •   他對于民族國家的“主權”反思性監控那部分,感覺很像是安德森所講的自從民族主義出現,后來變成了一個主動被構建并且在全世界擴散的過程。。。讀吉登斯給我的感覺就是不停的在讀別人寫的書。。。。
  •   他似乎為了避免決定論,而避免去尋找動力或者原因。。。。
  •   樓主讀西方書太少了,觀點清晰,具體可感的書只是面對本科及以下的教材,高級專著都是如此的
  •   I don't think so
    G's argument itself is lack of substantial consistency
  •   這本書我只是草草讀了一遍,所以很多見解都沒有你了解的那么透徹。
      但是我想,是不是由于我們從小到大習慣教科書那種開宗明義的學習習慣,一個單詞一定要套上一個定義,才能閱讀得井井有條。
      西方人的思維習慣或許就是這樣,只是在書中循序漸進地探索。
    ----------------------------
    樓主讀西方書太少了,觀點清晰,具體可感的書只是面對本科及以下的教材,高級專著都是如此的
    ----------------------------
    對的~
  •   同……社會學的一些著作就是這樣的,邏輯清晰的話《自殺論》就清晰得不得了,可是我覺得就不如看這本來的有趣
  •   寫的很清晰 呵呵
  •   我對我弟弟的才華一向是很有信心的,最重要的是神的孩子的文字總是有圣靈庇佑,哈哈。
  •     難道古代人就沒有生活在充滿不確定因素的環境中么?
      恰恰相反,古人對世界的無知和缺乏控制力遠遠超過現代人。
      因此,不論是種植的收獲,還是對于一次穿越海洋的冒險,他們都會殺牛宰羊向神靈禱告。
      在古代人看來,世界的不可控理所當然的。
    與論題恰恰相反。
    現代人造風險更為。。。。。。自然風險
  •   專家依賴;巫師做法
    程序依賴=儀式
    什么是現代性?
  •   通俗易懂。。。如果能繼續深入就好了?。?!
  •   你的評論似乎更適合貝克的《風險社會》
  •   兩本都有,不過這本書讀的更透一點。
  •   寫得很棒啊 這本書還是挺有難度的
  •   當所指與能指 徹底 斷 裂
    我們也就能 自

    自 和
    的 陶醉 憔悴了
    分裂了,我們就去戀愛
    愛情的hyerrealism
    真實的幻覺
    插了就來電 拔掉就絕緣
    沉重的就留給昨天 熟悉的都只一夜
    自由的去戀愛吧!--或是好像有這麼一回事也行
  •   你寫了一首歌。。。
  •   閱讀這本書。。。我很頭疼!
    我想,如果我不是以任務的形式遇到它
    我會更有耐性和興趣看下去的。。。
    。。。。。。。。
    看這書,我頭疼!
  •   “知識社會學不能解決個體的問題,只能增加對自身狀況的無力感”
    呵呵。lz個體的問題是缺少愛情吧~~
    當無法靠宗教、宗族和鄉土取得信任感,世界流轉不定,僅剩的途徑就是這種個體與個體的關系了
  •   呵呵,在最熱鬧的時候對環境的無所適從感、獨自存在的焦慮……吉登斯寫的時候估計沒想到有關愛情的!
  •   請問,開頭部分:“韌性的弱點”,指什么?
  •   孤獨這種狀態 從我們每個人最初離開母體的那一刻 就成為了人的第一屬性(肉體上的)然后人在后天在精神上感受到的孤獨或說個體存在的焦慮 多數是由于人的大腦二元對比的思維模式所產生的 如果潛意識里不與別人比 何來孤獨 何來焦慮 肉體上的孤獨是真實存在 而精神上的孤獨是轉瞬即逝的意識流
    文章寫的挺順 但我只想知道這書本身到底怎么樣
  •   感情的全面投入會備受贊賞,可是不顧一切的投入灼傷了對方,傾空了自己。開始的時候轟轟烈烈,每一分,每一秒都想在一起,然后是歸于平淡,甚至是分離,如果如此,我寧愿我們每個人都享受著人生的孤獨和獨立,偶爾相望,永遠牽掛
  •   天上的星星
 

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評論、評分,PDF格式免費下載。 第一圖書網 手機版

京ICP備13047387號-7

丰满人妻熟妇乱又伦精品|国产国拍精品亚洲|一本大道久久a久久精品综合|精品美模顾欣欣无圣光
<video id="t7flz"></video><font id="t7flz"><dl id="t7flz"></dl></font>
<video id="t7flz"></video>
<dl id="t7flz"></dl>
<video id="t7flz"></video>
<video id="t7flz"></video>
<dl id="t7flz"></dl>
<dl id="t7flz"><output id="t7flz"><font id="t7flz"></font></output></dl> <dl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dl>
<video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video>
<video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video>
<dl id="t7flz"><delect id="t7flz"><font id="t7flz"></font></delect></dl>
<video id="t7flz"><output id="t7flz"></output></video>
<dl id="t7flz"></dl>
<dl id="t7flz"></dl>
<dl id="t7flz"><delect id="t7flz"><meter id="t7flz"></meter></delect></dl>
<dl id="t7flz"></dl>
<video id="t7flz"></video><output id="t7flz"></output>
<dl id="t7flz"></dl>